17书屋 > 幻想奇缘 > 飞升飞错界 > 章节目录 番外:落难的神祗02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失去意识不知道多久, 熟悉的力量充满了身体,取离了痛苦, 驱走了黑暗……

    贝昂满意的睁开眼, 并张开嘴,想要发出一声重回世间的宣言, 可是——

    “咕噜咕噜咕噜~”冰冷的河水冲进了他的口腔,他也没有看到阳光或者月光,而是仍旧在湖底沉沦!

    光明神有些不能理解, 他刚才应该是死了吧?可是为什么现在还是在水里?当然, 也有可能他复活的地方却是恰巧也是河里,但为什么在他睁开眼睛的瞬间,那熟悉的强大力量也完全消失不见了?!

    恐惧和第二次袭来的窒息的痛苦, 让他在河底不停地挣扎, 但旱鸭子的他却并没上浮, 反而事与愿违的陷入了河底的淤泥。

    接着, 就是再一次的失去意识, 可当重新醒来的时候, 他依旧重复着上一次的噩梦!

    不知道重复了多少次,贝昂甚至觉得自己快要疯狂的时候, 一张渔网将他从水下捞了起来。在好心巨木城渔民的船舱里,他看了同样脸色苍白,浑身发抖的伊索尔德。他比他还要早几个小时获救, 而且, 这也算是他们俩幸运, 在四通八达的河道中,他们俩的距离竟然一直相距不远,并没有被冲散。

    “我们一直没有死亡,但是在身体达到极限的那一刻,封印会短时间的解开,救下我们的小命。”伊索尔德脸上的肌肉抽搐着,他曾经以为自己的精神足够坚韧,但这段时间的经历却让他明白了什么叫真正的恐怖。不过,至高神就是至高神,至少现在,他还没有放弃通过自己的方法找回力量。

    “我也试过在那一瞬间控制那股力量,但是失败了。”贝昂当然明白他是什么意思,可是能够找到机会,却不代表就一定能够成功,否则他们俩就不会像两条死鱼一样, 别人捞上来了。

    “你还要继续试吗?”伊索尔德扭头看着他。

    贝昂下意识的看向了河面,他很明显的颤抖了一下,不过伊索尔德却少有的并没有因为贝昂的丑态而嘲笑他。

    “我会继续试,但我会换一种方法。”

    他们谢过了好心的渔民,并没有进入巨木城,而是转身走进了密林。当然,他们并不想从魔兽的嘴巴里找死,可以想象被生撕的痛苦,绝对不比淹死舒服到哪里去。选择密林,是因为巨木城一直在进行扩张和开发,因此周围并没有什么凶猛的食肉野兽,他们可以放心的在这里“找死”。

    跳崖?痛苦大概不会多,但是血肉模糊,要是活回来的时候缺胳膊少腿,还要自己拼回去,实在太麻烦。

    上吊?没有那么长的绳子,而且勒死也是窒息,他们俩现在对窒息有心理阴影。最要命的是,万一吊上了自己下不来,那不是比在河里淹死更惨!

    割喉?喉管和血管割断之后,血液会通过呼吸浸入肺部,窒息外加被自己的血淹死,会死亡的很迅速,但痛苦也不少。

    两个神找了块树荫,坐在下面“友好”的探讨着找死的问题。虽然这话题有些囧,但不得不说,这是真么长时间以来,他们第一次和平共处,甚至可以说是相谈甚欢。

    结果谈来谈去,他们俩选择了一个最简单的死法——饿死。

    只要找个地方躺着不吃饭就好了,应该……很简单吧?

    这就叫典型的不知人间疾苦,两个神自以为是的就躺在了他们刚刚谈话的树荫下,一开始的时候,甚至还有心情谈论一些在魔界和神界的趣事。在闲谈的过程中,他们俩甚至还解开的不少过去的误会,毕竟,曾经的他们高高在上,知道的事情都是底下的神传上来的。而这些不知道传递了多少轮的消息,早就因为传话神处于本身的利益,而曲解的不成样子了。

    但饿到第二天下午的时候,他们就没了闲谈的空闲,胃阵阵的抽痛着,并且有一种难以形容的空虚感,手脚酸软,眼前开始发黑,虚汗浸湿了衣服。

    显然,饿肚子的感觉也并不好受,但怎么说,他们俩也经受过淹死的洗礼了,这点痛苦不算什么。

    凭着强大的意志力,两个神就是硬挺在地上等死,不吃东西也不喝水。等到第四天下午的时候,他们俩已经昏迷了……

    再醒来,却不是在林子里躺着,而是在某处陌生的房屋中了。房子很大,不过家具却只有一种——床。十几张单人床,分成三排,摆满了整个房屋。贝昂和伊索尔德占据了其中的两张床。

    开门的声音响起,走进来了一个端着盆的大婶,不过她的脑袋上有着两个弯弯的牛角,一看就知道不是人类,而是兽人里的牛人一族。

    “果然是小伙子,这么快就恢复过来了。”大婶笑呵呵的,从床下边拉出来了一把椅子,把盆放在椅子上,笑呵呵的看着贝昂。

    贝昂知道他们这次又被人“救”了,这些生活在地上的种族虽然微笑而脆弱,但不能忽视的是,确实是他们一次又一次的帮助了自己:“你好,谢……啊!!!”贝昂的感谢还没开口,就变成了走调的尖叫。

    因为这位大婶忽然撩开了他的被子,也是直到这一刻,贝昂才意识到自己是完全赤|裸的,接着略烫的毛巾,被大婶拍在了贝昂的大腿|根部,只有一指的距离,就是他的xx。

    “当然是帮你擦身子。”牛人大婶只用一只胳膊,就压制了贝昂全部的反抗,“小伙子的脸皮还很嫩,放心吧,不需要为你的小|弟弟伤心,它足够让你自豪。”

    “……”贝昂的整张脸都涨成了猪肝的颜色,即使他得了恐水症,但如果旁边有一桶水,他一定会把脑袋塞进去,憋死自己!

    还好,大婶的速度够快,没用多久就把贝昂擦了个干净,然后用被子重新把他包裹起来:“好了,小伙子,这里是巨木城的招待所,专门接收你们这些无家可归的落难人。等你能够站起来的时候,我会带你去找这里的负责人,他会给你介绍工作。”

    重新把毛巾扔进了木盆里,临走的时候,她拍了拍贝昂的肩膀:“小伙子,这世上没有过不去的坎,只要活着,就有希望。”

    牛人大婶,果然是牛人。贝昂欲哭无泪的目送她离开,当她关上门的时候,贝昂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为什么大婶只为他擦身,没有管伊索尔德?不应该是差别待遇,大概是她已经帮伊索尔德擦过了。

    想到这,贝昂感觉好多了,怎么说不是只有他一个被看光……

    当天下午,伊索尔德也醒来了。在短暂的相顾无言后,彼此都明白了对方的想法,寻思,实在是太过不切实际了。还是慢慢的等待时机,寻找天青的转世吧。

    于是,两个至高神开始了作为人类的“崭新”的人生。首先,他们要去寻找一份工作。而招待所为他们介绍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去货运行做搬运工。

    “虽然你们俩都会读书写字,但是按照我们这里的规定,在最开始的时候我不能为你们介绍那些高级工作,而且这个搬运工的工作,你们必须做足两个月,并获得好评,你们才能变更工作。”

    经过这段时间的坎坷,两个神的脾气也被磨得差不多了,一咬牙,就把工作接了下来。被封印的身体并不比普通人好多少,货运站的货物各种各样,一天到晚搬来倒去累得腰酸背疼才能得到几个铜板。抛去给招待所的住宿费,外加偿还前些日子招待所为他们治病的钱,也只够把自己肚皮填个三分饱。

    贝昂捂着自己咕噜噜直叫的肚子,再次肯定,饿肚子的感觉很痛苦。可是已经又到了上工的时候,只要再忍上一个月他就能换工作了。他们这队的工头也开始摇着铃铛吆喝,在工头走过贝昂身边的时候,他正在揉着自己的肩膀放松身体。

    “很累吗?”工头凑过来和善的问着。

    贝昂退后了一步,他不是不解世事的雏,工头的和善下边隐藏着让他反感的别有所图:“还好。”

    工头继续上前一步:“其实我看得出来,你这样的人不适合在这种地方工作,要不要……”

    “啪!”一只手横插出来,拉住了贝昂的胳膊,“那边已经在叫人了。”相比起光明神温和淡雅的容貌,黑暗神的容貌就是标准的冷峻危险。黑色的眼睛一眯,膀大腰圆的工头就完全忽略了眼前的两位根本就是软脚虾,讷讷的退缩到一边去了。

    “都什么时候,你就不要再表现你光明神的魅力了。”伊索尔德鄙视的看着贝昂,等着他跳起来和自己对骂,但结果却是贝昂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多谢。”

    简单的一个词,贝昂的声音和眼神却异常诚恳,伊索尔德挑眉,放开了他一直拉着的贝昂的胳膊,虚伪的家伙,他越来越“讨厌”了。话虽如此,可是伊索尔德那不知道为什么泛红的脸颊,所表达出的好像不止是讨厌而已。

    两神当天回去就想办法和别人换了班,虽然这种逃避的做法很窝囊,但在处于绝对弱势的时候,和强势对着干,完全是自己找不痛快而已。蛰伏,有机会的话再报复才是正确的做法。

    两个月总算熬过去了,他们俩也总算能够换工作了。伊索尔德去了小酒馆做酒保,贝昂则进入了刚刚开设的学校成了一名老师。表面上的工资,贝昂更多些,但伊索尔德的小费却弥补了收益的不足。

    又过了两个月,他们总算离开了招待所,租下了一间小房子。伊索尔德从酒馆拿回来了两瓶红酒,贝昂则通过同事弄来了上好的香肠和奶酪。如果在一年前有谁说,两个至高神会在一间只点着一棵蜡烛的房间里,分食劣质红酒、香肠和奶酪,并且以此为享受。那么这个人绝对是个疯子。

    可现在,事实确实如此,而且无论是伊索尔德还是贝昂,甚至都沉醉在此刻的氛围之中了。

    他们吃着、喝着、笑着,烛火摇曳而昏暗,他们的心情却雀跃而快乐。或许是醉了,虽然只有两瓶酒,但毕竟他们现在只是普通人。不知道是谁首先开头,烛光中,受难的两位神祗拥抱在了一起……

    “是误会。”第二天,伊索尔德和贝昂几乎是同时对身边的他说着,不过,他们既无法隐藏自己脸上的苦涩,也不可能忽视对方脸上的酸楚。

    “我喝醉了,你今天还能去工作吗?”贝昂穿衣时,清楚的看到了腿间沾染的血迹,当然那不可能是他的。

    “我习惯了。”伊索尔德耸耸肩,脸色虽然有些苍白,但动作却依旧灵活。

    贝昂感觉有些憋气,或者说嫉妒,因为伊索尔德的“习惯”。不过过去他没听说黑暗神喜欢处于下风啊,传闻中他并不是风流的神,偶尔有情人,也多是和女神在一起,难道这世上还有一个被他隐秘极深的情人吗?

    贝昂别扭的走在去学校的路上,愤怒和嫉妒像是要将他整颗大脑点燃。蓦地,贝昂停住了脚步,他为什么要愤怒,又为什么要嫉妒?他和他只是误会而已。

    而这种误会,在三天之后,再次发生了。这次是贝昂从同事那里弄来了好酒,当然比起曾经神界的神酒,又或者人类供奉的祭酒都远远不如,只是上次伊索尔德弄来的剩酒相比。贝昂是故意的,这次他并没有多喝,他发觉原来现在的伊索尔德酒量非常的浅。两杯下肚,虽然他的脸色仍旧如往常一般苍白,可眼神已经变得迷离,手脚的动作也变得迟缓。

    要不然上次伊索尔德是在下边呢?一个因为喝醉酒浑身无力,一个因为喝酒醉而狂性大发,当然是硬的推倒软的。又过了一会,贝昂确定再不继续,伊索尔德就要睡死过去了,这才把对方半抱半拖的弄进了卧室。

    看着躺在床上,意识朦胧的伊索尔德,贝昂忽然觉得自己是疯了,他从来都是绅士的,可现在这种手段却只能用下|流形容。

    不过,在犹豫再三后,他还是……扑上去了~

    已经准备好了,散发着诱人香气的美食,就这么放过不是他的习惯。不过,原计划的“惩罚”变成了温柔和甜蜜……

    第二天,首先醒来的贝昂用手支着脑袋,侧躺着等待着伊索尔德的醒来。

    “你,故意的?”伊索尔德醒了,眼睛看着房顶,在短暂的迷惑之后,状似疑问,实则肯定的说。

    “嗯,我故意的。”

    “……”伊索尔德用复杂的眼神看了看贝昂,翻身,起床。贝昂扑了上去,从背后把他拉了回来,“我比你过去的情人们怎么样?”

    “无法比较。”

    “什、什么?!”他昨天可是倾尽全力了,难道他的技术这么差?可是明明昨天他看着也很舒服的!

    “我过去从来都是在上边的。”伊索尔德大喘气的下半句话总算是让贝昂右怒转喜,“你那次不是说你已经习惯了吗?”

    “是呀,那种程度的伤疼,怎么可能习惯不了。干什么用那种眼神看我?”

    “我第一次知道,原来你是个这么不善言辞的神。”

    “我该说谢谢夸奖吗?”

    接着,时间就这么过去了。他们俩,谁也没说情,谁也不说爱,但他们住在同一个房子里,而且不管房子是小还是大,他们都睡在同一间卧室里,或者只是那么拥抱着感受着彼此的体温入睡,或者嬉笑喘息着享受爱的乐趣。他们为共同的小屋添置家具,偶尔一起去市场买菜,做饭则是彼此轮流,虽然一开始的时候成品惨不忍睹,但慢慢的也有了各自的拿手菜。休假的时候,最喜欢的就是带着渔具一起去钓鱼……

    然后有一天月亮掉下来,精灵们前来避难。而当精灵们离开的时候,为了尽快重建贝纳特斯,征兆了一批人类工匠。

    无时不刻不渴望着恢复力量的伊索尔德和贝昂报了名,成为了援建者的一员。接着见到沈濂,重新成为了至高神。

    “在看什么?”伊索尔德来到他们约会的小岛,水池边,贝昂正专注的看着池水。

    “在看一个精灵。”贝昂笑着回答,好奇的伊索尔德将脑袋凑了过去,然后脸色变得有些微妙,因为那个精灵正是天晴的转世。

    “后悔了?”

    “嫉妒了?”

    “你!”

    “看清楚,那是精灵的婚礼。”贝昂点了点水面,原本小小的景象瞬间变大,并且声音也从里边传了出来。

    天青娶了一位美丽而又普通的精灵新娘,所谓的前世的,对于现在的他来说,真的只是前世而已了。与其和其他的什么神祗纠缠,能过上平凡的生活才是他最大的希望……

    “只是在等你的时候觉得无聊,想看看那些曾经认识的人们都怎么样了。”

    “看到之后呢?”

    “有点感慨。”

    “你?感慨?”

    “确实有点感慨。”

    “好吧,那么是什么感慨?”

    贝昂伸手,拉了伊索尔德一把,让他坐在自己身边:“幸福,其实一直都是很简单……”

    ※※※※※※※※※※※※※※※※※※※※

    捂脸,少一千字两章,明天补上

    喜欢飞升飞错界请大家收藏:飞升飞错界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17su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