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书屋 > 幻想奇缘 > 飞升飞错界 > 章节目录 七十四:都在恢复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葫芦里装着蒙恩的希望, 但也可能只是一场空欢喜。所以蒙恩在狂喜过后,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每天仍旧按部就班的根据自己原先的计划做事。只是原本有事没事摩挲葫芦的习惯变得更频繁了。

    两个月之后,蒙恩停驻在一处已经可以说是小镇的聚居地,帮人们治病,他并不是第一次来到这里了,不过上次还有沈濂和他在一起。比起上次,小镇的中央多了一处完全由石料搭建的守护者神殿,里边供奉着自然之神和蒙恩。

    果然, 灾难中人们总是抓紧了救命的稻草, 不管他们过去的信仰是什么,那些神并没有帮助他们,而面对蒙恩, 就算他只是一个伪神, 人们也会献上自己的竭诚。进入神殿,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蒙恩确实感觉到有些不同,他能听到模模糊糊的耳语,还能感觉到一种奇异的力量慢慢浸透他的身心……

    蒙恩的眼睛变得有些迷茫,跪拜在四周的信徒在他的眼中忽然变得不再是“人”,或者说不他和他们再是同类。他握着他们的命运, 让他们生, 让他们死, 让他们快活, 让他们痛苦!而曾经他自己作为人生活的几十年,在他的眼前一一闪现,只是曾经的痛苦与欢乐都变成了乏味的灰色,蒙恩有一种“原来我曾经是那么可笑”的感觉。

    他的头有些发晕,身体也有些飘飘然……

    “唔!”蒙恩猛地咬了一口自己的舌头,血腥味弥漫了整个口腔,他的大脑也总算恢复了理智。清醒的瞬间,汗水已经浸透了他的后背,而神殿的大厅里,早已跪满了人,不管他们的身份种族如何,所有人都颤抖得如同受惊的家禽。很显然,刚才“神的威严”也把他们吓得够呛。

    “都离开吧,我要休息了。”蒙恩摆摆手,自己转身进入了神殿的后院,神职人员们休息的地方。大多数神殿的构架都是大同小异,即使没人带路,蒙恩也能找到房间。

    几乎是瘫在床上,蒙恩难受的喘息着。如果刚才那就是神的本质,那么也不怪沈濂把月亮弄得掉下来,毕竟,谁会去责备一个挖开蚂蚁窝的孩子呢?

    想到有一天自己也会变成那样,蒙恩感觉有些恶心。但如果不那样,总有一天他会面对死亡,接着就是和沈濂永远的分离。握住葫芦,蒙恩真的是想要和沈濂说说话,哪怕只是一句“你好吗”也可以……

    温柔的手在脸上抚摸着,空气中有着让人熟悉而又安心的淡淡的香气,蒙恩感觉自己茫然无措的心渐渐安稳了下来。他张开眼,然后看到了熟悉的人!

    身体一颤,眼泪已经涌了出来,他清楚自己在做梦,到底是那个人真的来到他的梦里,又或者只不过是自己的幻想,根本不重要。因为事实是,每当他需要的时候,睁开眼,总能看到他的身影。

    “发生了什么事?”沈濂坐在地上,将蒙恩的头放上自己膝盖,擦干他的眼泪,并亲吻他的额头。

    “抱歉,我总给你惹麻烦。”蒙恩脸红,躲闪着沈濂的吻,最后躲不开,干脆闭着眼睛开始讲述今天那可怕的感觉。他不知道这个梦什么时候会结束,不知道沈濂来到梦中是不是会影响到他的恢复,那么最明智的选择就是不要隐瞒,把该说的尽快说完。

    “我也给你惹了很多麻烦。”沈濂安静的倾听着,如果不是他的自以为是,那么现在他大概正和蒙恩在巨木城的城主府里面自得其乐。摸了摸蒙恩的额头,因为刚刚的回忆,冷汗再次冒了出来。

    “蒙恩,我并不太清楚这种状态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能胡乱为你解释。你醒来后,把一滴血滴在葫芦上,我就能更明确的感觉到你了。如果下次再有这种状况,我会提醒你怎么办。”

    “嗯。”蒙恩点点头,不过紧皱的眉头却并没舒展,沈濂的话确定了现在入梦的是真实的他,也确定了他确实在葫芦里,很显然,这次他伤得很重,更显然的是,他的事情让他分心了。

    “不要胡思乱想,即使恢复得慢一点,我也是能恢复。但如果你出了什么事,我又到哪里去找第二个你?我在你身边……安心回去做你该做的事情吧。”

    睁开眼,蒙恩已经再一次热泪盈眶,他从没想过自己竟然会是这么一个爱哭的人,虽然丢脸得要命,但却无论如何也止不住。

    xxxx

    “他到底是什么?”阿卡雷斯蹲在地上看着坐在湖边泡尾巴的海妖,当然,他和希文都知道那个“他”不是由依,而是相璐。

    “一个异界来的神祗,强大到恐怖。”这并不是需要隐瞒的话题,所以希文很明确的回答了他。

    “那么你是他的什么?”

    “奴隶。”

    “奴隶?”阿卡雷斯看着血族,“你的眼神可不是把他当主人。”桀骜不驯的血族,看着相璐的时候眼神痛苦又向往,以阿卡雷斯这种年纪的神来说,怎么看怎么都是陷入苦恋的眼神,“以他的能力应该有很多下属吧,为什么偏偏只带着你一个?”

    “你到底想问什么?”希文开始不耐烦了。

    “作为俘虏和粮食储备仓库,我能问什么?只是打发无聊而已。”阿卡雷斯耸耸肩,起身离开。

    很显然这个血族或许确实对那个异界神祗有了什么想法,但是他很清楚他们俩之间什么也不会发生,这一点连阿卡雷斯都能看出来,相璐根本就是一个不知感情为何物的疯子。所以不知出于什么原因,血族只敢把自己的所作所为添加上各种各样的功利因素,却不敢表露出任何真实的感情。

    至于相璐是不是知道希文的心思,那就谁也不知道了。

    “这些异界的神,都是这么稀奇古怪的。”阿卡雷斯低声叨念着,接着就是眼睛一亮,显然他自己提醒了自己!

    虽然相璐现在借用了由依的身体,感觉就是一个虚弱的幽魂,但是以这段时间他从希文嘴巴里边套出来的情况看来,他的能力并不比沈濂差上多少。甚至可以说是不相上下,那么,能把他揍成这样的,除了沈濂,还有谁?而且,既然逃跑的是他,那么获胜的绝对是沈濂!

    阿卡雷斯越想越兴奋,原来虽然和沈濂相处愉快,但毕竟他是被沈濂封印的,所以心里多少有点不痛快,要不然也不会和由依不辞而别了,但是现在,他是怎么想沈濂怎么觉得他光芒万丈啊~

    当然,他还没完全傻,现在他面临的问题是,根本不知道沈濂在什么地方。而且这两位也不是傻子,不可能跟着他去找自己的对头。

    而阿卡雷斯显然根本没意识到,这世上还有两败俱伤一说……

    苦思冥想了一个多月,他不敢在没有确切把握的时候冒然行动,毕竟,机会只有一次。然后,机会自己送上了门来——血族病倒了。虽然他喝了海神的血,力量上升,但是在沈濂相璐开战之前就受了重伤,并且之后一直暴露在战场之下的血族,身体里同时存在着天魔和仙人两股伤害的力量。渐渐的,即使是海神的血也无法压制住两股力量相争造成的创伤了。

    血族蜷缩在一棵树下,痉挛颤抖着,苍白的皮肤已经接近青灰色。相璐站在他身边,居高临下的看着。然后相璐转身,继续坐回湖边泡尾巴,而血族在他背后张开眼睛,他的眼神倒是很平静,不过大概是已经明白自己必死无疑,也不再自欺欺人,而是很明显的充满了怀念和依恋。

    “知道这里有什么城市吗?”相璐第一次主动对阿卡雷斯说话了。

    “要大的,还是小的?”

    “大的。”

    “带我们去。”要救希文,现在这个状况的相璐需要鲜血和灵魂,以阿卡雷斯一个,显然不够。

    “好。”阿卡雷斯点头,他想到的当然是狮人的聚居地,虽然沈濂现在也很可能不在那里了,但他不相信他和雷欧没有任何联系。那里出了事,沈濂一定会回来,如果他没回来……那就只能算他们倒霉了。

    他们也没有什么行礼,说离开,立刻就离开。只不过原本相璐命令阿卡雷斯背着血族的,却在临出发的时候改了主意,一把将血族从阿卡雷斯的背上拉了下来,自己抱在了怀里。但是看相璐的神色,很显然,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做……

    xxxx

    蒙恩握着葫芦,这两天他感觉这葫芦好像有点变大了。一开始以为是错觉,但原来这个葫芦一只手就能包裹起来,现在一只手的话却已经露出空隙了。这是不是表示沈濂正在稳定恢复中呢?

    ※※※※※※※※※※※※※※※※※※※※

    目标达成!!

    t.t暖气停了,家里好冷。。。裹着毛毯爬过

    喜欢飞升飞错界请大家收藏:飞升飞错界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17su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