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书屋 > 幻想奇缘 > 飞升飞错界 > 章节目录 四八章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沈道友!”天青的回应出乎沈濂意料的激动, “我以为……沈道友, 我要向你道歉。”

    虽然只是二十五年,相对于天青的寿命来说,零头好不够, 但这二十五年来, 天青不再活在自以为是的世界里, 他学会了用脑子而不是用眼睛去看这个世界,去看那些围绕他的生命。所以, 这二十五年的时间, 他学到了很多。他当然也明白了二十五年前沈濂对他的照顾是多么的珍贵, 在这个世界上, 除了精灵之外,只有沈濂对他是无私无求的了……

    当然,他也明白了自己曾经做的是多么的自以为是,多么的可笑,多么的伤人!

    “道友不必放在心上,以当时的情况来说, 道友所作完全并无错处, 不必挂在心上。”而且其实沈濂还要谢谢天青, 不是他那当头棒喝, 他可能现在还在执念中挣扎, 结局到底如何还未可知。如今他对天青虽已没了原先的执着, 但也仍旧将他当做后辈关爱。虽然天青年纪上来说比他大, 但从修行上来说, 天青只能说是后辈,“不过这么道友来道友去的实在见外,天青还是称我沈,或沈濂吧。”

    “沈,谢谢。”天青感叹,他总算放下了最大的一桩心事,而天青的这种反应让沈濂有些不妙的预感,所以他并没有立刻开始和天青商量自己的对策,而是等着天青先开口,果然,天青很快询问,“沈,你现在在什么地方,还在外边吗?”

    “不,我在巨木城。”

    长久的沉默,沈濂能感觉到天青在矛盾和犹豫,而沈濂知道,自己的预感已经成真了,天青在计划着什么,并且他的计划和巨木城有关,或者说和回归日庆典的巨木城有关!

    “蒙恩是我的伴侣,这座城会是我们未来很长一段时间的居住之地,天青,如果你要做的事情不利于这座城,不利于蒙恩,我毫无疑问会是你的障碍。”

    “沈,人类和他们的神很像,他们都是一群贪婪、自大,并且喜欢背叛的家伙。”

    “虽然我现在不算是人类了,但不久之前,我也是贪婪、自大,并且喜欢背叛的一份子。”

    又是沉默,不过天青最终屈服了,或者说他明白,如果沈濂站在了他的对立面,那么他的计划失败无疑。

    “我很笨。”天青低落的说,“我知道最好的办法一边是周旋在伊索尔德和贝昂之间,一边慢慢扩充自己的实力。可是,知道了并不一定能够做出来,我现在已经到极限了,可是局势非却一步步恶化,现在怎么看怎么像是要回到五千年前。‘谁都得不到,干脆毁掉’,我敢肯定他们俩就要再一次达成这样的共识了。不过,这次我不会傻傻的看着他们动手了,既然要死,那就一起死!”

    “同归于尽?”

    “同归于尽,用我的力量封印他们,只要他们俩被封印,那么黑暗和光明阵营就会大乱。他们或者各自爆发内战,或者立刻发生大面积的黑白对撞,但混乱的时局却比现在两大阵营分庭抗礼更能让精灵们有活下去的机会。”

    “当你消失,精灵们还能生存?”

    “嗯,我会和本体完全分裂,之后剩下的只会是母树,不再有‘我’了。”说到这里,天青丝毫也没有悲哀或者痛苦,反而是向往和期待,对他来说,精灵将会是他生命的延续,自己怎么样无所谓,只要他们能够自由并快乐的活在这片天空下就好了!

    “天青,我不知道你想没想过重活一次?”

    “重活?我现在不是已经……”

    “不、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就像这个世界的那些普通生灵那样,进入生命的轮回,在一次生命的终结之后,一切重来一次。”

    “这个,可能吗?”很显然,天青动心了。

    “其他生物或许有些苦难,但成为精灵对你我来说并不是多困难的事情。”

    “可是贝昂和伊索尔德他们……”

    “你可以用你的力量去封印他们,但不一定要连着灵魂一起,而且,我也可以帮帮忙。”那两个家伙不只是天青的麻烦,其实也是蒙恩和沈濂自己的麻烦,早一点解决对所有人都好。

    “要怎么做?”

    “先把你的计划告诉我,我们仔细商量一下~”

    xxxx

    回归日的祭典开始了,巨木城本就热闹的街头上如今更是人头攒动,当然,其中也有不少是精灵头和兽人头。

    悠扬的乐声响起,精灵的歌声此起彼伏,虽然其他种族大多听不懂精灵语,但并不妨碍他们陶醉在美妙的音乐中——而在广场彩棚中第一次听到正宗精灵语的沈濂不由得挑了挑眉,要不然精灵语是大陆上最难学的语言呢?这根本就是汉语啊,不难学才怪了。

    “蒙恩。”广场上由自然神殿的精灵神官们正在做着祭祀的准备,沈濂非常失礼的推开了围在他身边的各方人士,来到了蒙恩身边,“呆在城市里,如果可能的话呆在家里。”

    “!”这种话谁听到都知道不对劲了,蒙恩一把拉住了沈濂的袖子,然后又飞快的放开,他脸上的表情也只是有刹那的不自然,“要怎么了?”

    “对于很多人来说,要天崩地裂了,照顾好自己,维持好城内的治安,其他的什么也不要管。”伊索尔德和贝昂是最强的主神,是黑白两系的至高神,但很遗憾的是,这世上并没有次高神,可是说他们掌控着所有的神,甚至同一系内,也有不知多少神的神职互相重叠,但直到现在他们虽然有争斗,但都相安无事,而是成为同一派系的战友,这完全都是两位主神的功劳。

    而一旦他们俩不存在了,将会发生什么样的情况可想而知。作为俯瞰着人类的神祗,又有多少个神不想成为俯瞰万物的至高神呢?

    “保护好你自己。”蒙恩没有阻止,也没有询问,而是担忧却大度的拍拍沈濂的肩膀,放他离开。

    “今晚之前,我很快回来。”

    精灵首都,贝纳特斯,母树之上的自然之神大神殿。原本应该没有任何精灵存在的神殿,现在却有着三个身影,天青,伊索尔德和贝昂,当然,后两个只是分|身而已。

    他们三个安静的站着,因为天青通知他们,他已经做出了最后的选择,虽然一直到现在天青也没有说话,但是另外两个显然都很有耐心。

    “好了,我等的见证人来了。”天青朝着门口走了两步,沈濂迎着他走了进来,“沈,谢谢你能来。”

    “应该的。”沈濂笑着朝天青摆了摆手,无形中,他的双手摆成了一个漂亮但是诡异的姿势……

    一道金光闪过,一黑一白两个小巧的雕塑落在了地上。

    “很快他们的本体就会发觉不对劲,我们开始吧。”一招手,雕塑收到了沈濂手中,他扭头冲着天青微笑着。

    “谢谢你,沈。”天青呼出一口气,不得不说,这是他第一次如此的紧张而又期待!

    xxxx

    伊露比颓废的蜷缩在自己的月宫里,她失败了,根本没有机会寻找到那个可恶的仇敌,她被伊索尔德和贝昂保护得非常好——女神嫉妒的哭泣着,为什么自己如此努力却仍旧得不到她想要的呢?她并不奢望独得贝昂的宠爱,她只是希望那个至高的存在能够偶尔看看她,给她一个微笑,对她说一句话。

    为此她背叛了迪恩琪,一开始贝昂确实夸赞了她,甚至还给了她礼物。但是当迪恩琪被封印,她却被逐出了光明神界……她明明都是按照他说的去做啊!

    “真是荒凉的地方啊。”一个戏谑的声音响起。伊露比猛地站了起来,其实狼狈她也是神,也有神的尊严,“谁?!”

    “不要激动,美丽的月神。”阿加雷斯的投影笑着出现在了伊露比的面前,作为被隔绝在外的力量,只有月亮和太阳才能沟通双方,但即使早就和他的两个兄弟疏远,阿加雷斯也知道其他三位并不是能够轻易被他说动的。

    “你是谁?”伊露比一脸防备的退后,即使只是一个投影,她也能感觉到对方强大的力量。

    “海洋之神,阿加雷斯。是什么让你如此伤心难过,美丽的月神?”

    “放逐者,离开我的宫殿!”

    “月神殿下,不要这么早下决定,你可以……”

    “轰!”阿加雷斯的话还没说完,一声巨大的爆炸声响起,整个绿月亮的神殿都震动了起来,无数肉眼不可见的能量波纹也在瞬间波及了神殿,阿加雷斯的投影也在瞬间被切成了碎片,伊露比更是狼狈惊叫着被削断了裙带和头发。

    “该死的!难道是火神的炉子爆炸了吗?!或者……哦!怎么会!”伊露比歇斯底里的喊着,月宫仍旧在摇晃,而且因为混乱的能量风暴,甚至她自己也无法灵活的运用自己的力量,所以只能狼狈的趴在地上,但很快一件让她震惊的事情发生了——她和贝昂的连接断了!

    伊露比其实早就算是光明神麾下的一员了,即使贝昂从来没有公开承认过,以至于她现在成为了一个可笑的没有上位神的神祗。这看似自由,如果一个神能力强大当然希望如此,可伊露比不过是一个小神。这种自由,只会让她成为无依无靠的浮萍。没有神愿意接近她,甚至下界的人类也没有多少愿意信仰她,毕竟,一个本身能力不强,和其他神也没有友好关系的神是没能力保护好自己的信徒的。

    但不可否认的是,伊露比仍旧和其他光明系的神一样,与他们的上位神有着特殊的联系。当然,这种联系主要在上位神从他们身上抽取信仰之力的时候有用。其他大部分情况下,上级是不会管下级到底是干什么的,可是,当和下位神建立联系的上位神消失的时候,这种瞬间缺少了什么的感觉,还是能够让众神察觉出来的。

    伊露比完全惊呆了,甚至无意中放开了手臂,而被颠簸的月宫甩上了墙壁。

    黑暗之神和光明之神的宫殿坍塌了,巨大的力量将匆忙刚来的神祗们炸得东摇西摆,但此时此刻没有谁会去在意自己的形象,众神之神……消失了?!

    同一时间,沈濂捂着肩头消失在了神界的某个角落,他还是大意了。依靠着两个分|身的波动来到神界,顺利的引出了黑白无常,但即使和天青二对二,伊索尔德和贝昂也并非是那么容易对付的,他们毕竟是神。但是还好,这两个大意和自以为是的家伙到最后一刻也没有呼叫援兵!

    青绿色的透明灵魂最后朝着沈濂摆手,融入了母树的树枝,一颗小小的精灵果实冒出了枝头,再过数年,就会有一名普通的精灵诞生在这个世界上……

    下一刻沈濂回到了巨木城中的城主府中,而原本黑白无常的两个小雕塑被他放在了桌上,雕像一出现就立刻活了起来。他们坐在书桌的笔架上,平静的看着沈濂。当然,实际上他们俩非常想将这个家伙用最残忍的手段折磨上一千年、一万年甚至更久!可是不行,因为失去了神格,并且被禁制在这两个被封印力量的分|身中,他们无从反抗。

    “想要回你们的神格吗?”沈濂看着两个玩具娃娃一样的前至高神轻笑着,他们可以算是这个世界的初始之神,毁灭他们是不可能的,因为只要这个世界仍然存在,他们俩也就永远不灭。不过封印也并不是好主意,因为就像没有永远不坏的锁一样,这世上也没有永远牢固的封印。

    所以沈濂选择了最牢靠的方法。

    “你想做什么?”贝昂怎么也没想到,这个一直以来被他忽视的家伙竟然如此强大,他们并没怎么交手,实际上沈濂只是隔着十几米远的距离虚虚的朝他的额头上一点,他就完全失去意识了。难以想象,他竟然一直忽略了一个如此强大的敌人!

    “其实你们的神格我并未夺走,它还在你们的体内。”沈濂对那种东西从来都是不屑一顾的,而且,他们俩神格比较特殊,和他们的灵魂想结合,也就是说这个世界的其他神都可以换届,但只有他们俩外加那海神是固定的,他们三个即使发生什么特殊情况死亡,也会在一段时间之后再生,“解开封印只有一个方法,就是让天青,也就是迪恩琪爱上你们,然后和你们在自愿的情况下结合。”

    “……”即使是迷你状态,但沈濂知道,黑白无常的脸色变了,“没错,就是你们想的那样,解开封印的是天青注入你们体内的力量,记住,是注入,而且必须是他爱上你们的情况下。”

    “你在开玩笑?!”

    “很遗憾,我从来不开玩笑。”沈濂笑得正大光明,“那么,两位先生,我最后告诉你们的是天青已经重生了,他已经厌弃了曾经的日子,所以会重新成为一个精灵。去追求他吧,为了你们重新成为至高神。”轻轻一点,两个至高神娃娃消失在了沈濂的书桌上。他们会出现在巨木城的某个地方,当然,是正常人大小的。毕竟,原来那种大小,即使天青真的爱上了他们俩中的某一个,但要“注入”的话,也实在是太过高难度了。

    而且沈濂少告诉了他们一件事——封印并不是一次性就能解开的,保守估计,也要有那么一两万次~

    蒙恩正在应酬着没事找事的各方人士,忽然某神官一声尖叫,接着连锁反应一般,一个个神官祭司全都尖叫了起来。他们不再将注意力集中在祭司上,也不再纠缠蒙恩,而是撩着袍子跑向了神殿。

    很显然,庆典,提前结束了。

    “阿加雷斯?被放逐的海神,你在吗?我要报仇!我要为我的神报仇!不管你要干什么,我都愿意帮你!”伊露比疯狂的叫着,虽然她根本不知道该向谁报仇,她她知道,自己必须报复!否则她会发狂!会崩溃!又或者,其实她已经疯了……

    ※※※※※※※※※※※※※※※※※※※※

    唉,暗夜巡游者的锁不是我锁的,o(╯□╰)o。。。。我已经改了n次了,但还是被锁了,那个是被投诉了。。。。而且是被盯住了,根本开不了t.t

    ps:昨天很囧的吃错药。。。。药片的颜色差不多。。。。而且后边的锡箔反光,老妈看不太清楚药名,结果。。。。。。止泻的吃成了清热排毒的orz。。。。真庆幸我还或者。。。

    喜欢飞升飞错界请大家收藏:飞升飞错界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17su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