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书屋 > 幻想奇缘 > 飞升飞错界 > 章节目录 二二章:最强的冒险者小队(中)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蒙恩现在穿着一身标准的破烂,那上边充满了血渍还有其他一些或黑或黄的污渍,有个地方像是被什么野兽撕咬的,有的地方则明显是被什么锐器割裂的。虽然从这衣服的某些地方来看,衣服的主人曾经竭力的想要把它洗干净,但是由于曾经遭受的残酷对待,主人某些想要挽回的做法不但没有把衣服弄干净,反而让它变得更加破烂了。

    “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吗?”沈濂当然知道发生了什么,那几个家伙终于再也无法忍受原地转圈,而对朝着某个魔法师指出“应该”存在着魔法阵的地方发动了进攻。结果就是……

    法阵在瞬间开始了反击!这几个家伙虽然也是经验丰富,为了以防万一架起了魔法阵,但阵法仍旧干脆利索的震碎了蛋壳一样脆弱的魔法阵,然后将几个家伙轻而易举的拉近了阵中——唯一有点遗憾的是这次试探性的攻击并不能引起法阵的最强反击,正常情况下,他们只要在阵中被困上两三天,法阵的生门就会自动开启,送他们出去。不过,这是在他们识时务的不会继续攻击的情况下,也是在没人帮倒忙的情况下。

    但是,可能吗?

    被困在小院里的蒙恩,每一天都在对沈濂的担忧和思念中度过,因为他们的存在,艾米拉也带着两个孩子不知道躲到了什么地方,没有“人”倾吐,没有地方发泄,看到他们因为阵法而分散,成为了深陷危险的落水狗,蒙恩不止要帮倒忙,他还要痛下杀手!

    不过,前国王蒙恩陛下虽然经过了长时间的锻炼,但毕竟是初次自己动手,即使占据了天时地利人和,但临场经验还是太差,结果那几个人虽然都被他扔到河里去喂鱼,但如果不是艾米拉及时赶到帮他治伤,现在沈濂看到的就不是穿着破烂的蒙恩,而是变成破烂的蒙恩了……

    “只是我的过去又来找我而已。”蒙恩没想隐瞒,他拿出了那个灵魂法师的水晶球,将他递给了沈濂,“这是第一次但不会是最后一次,要让你帮忙了。”沈濂回来了,那么今后不管来多少追杀者都只是送死而已,可是莱维使用的是黑水晶的力量,即使莱维不珍惜,但他却看着心疼。所以不如麻烦沈濂遮掩自己的位置,他也相信沈濂能够办得到。

    “好的,那么不要皱着眉了,我离开的这段时间想我了吗?现在我回来了,高兴吗?”沈濂的眼睛亮亮的,两只手抓着蒙恩破到一定程度的领口,他现在比蒙恩略矮,在蒙恩看来他真的就像是一个撒娇的弟弟。

    “嗯~非常想你,而且我很高兴你回来,安全无恙的回来。”蒙恩拍拍沈濂的脑袋,冰凉滑溜的黑发滑落他的指尖,曾经因为分离而有了些异样的心思因为沈濂的到来又重新走上了“正路”,只是略微变了一点……这次出去要尽快为沈找一个伴,和他相配的漂亮温柔,或者活泼可爱的女孩,让他品尝什么是恋与爱的乐趣。

    “真高兴你这么回答!”

    “吧唧!”

    蒙恩傻了,一个湿漉漉的吻端端正正的印在了他唇边,只差了那么一点就碰到嘴唇了!伸手摸着脸颊,蒙恩有点不知所措,这个……是亲人之间的吻吧?绝对是!

    “咳!咳咳!”辛尔波代替被遗忘的五位发出一声咳嗽,虽然沈濂很想无视他们,但是蒙恩显然不行。蒙恩因为前几天失血而略有些苍白的脸色瞬间变得通红,不过他毕竟也是宫廷里锻炼出来的君主,只大略的扫了那几个人一眼就立刻恢复了冷静:“很抱歉,我们兄弟很久没见,一时激动,失礼了。”

    “没关系。”五个“人”都很大方的点头示意,表示接受道歉,但同时都在心中腹诽:你们俩要是纯洁的兄弟,那太阳明天就从西边出来了。

    “应该道歉的是我,一时激动没有给你们介绍,这是我的哥哥蒙恩,他们是我这次出去结识的伙伴,要和我们住在一起,并且春天之后结伴去冒险。这是牧师阿尔贝(光明神),黑法师伊尔(黑暗神),两位黑暗战士辛尔波和斯蒂亚,最后这位是我的精灵同胞迪亚。”

    在这个世界,□□字不容亵渎,有些类似古代帝王的忌讳,在人世绝对不会出现和他们同名同姓的,所以两位正派神(分|身)就要用化名了。

    蒙恩一一和他们问好,在他看来,这几个人太古怪了,那个精灵迪亚还好,两个战士除了一身的杀伐之气外,还有一种普通战士没有的军人气质与贵族气质,和那些贵族家庭出身的高级骑士。而且这五个人都有一种上位者特有的高傲,如果不是蒙恩认识这世界上大多数的国王,他甚至会以为这是沈濂又从哪里捡来了五个和他一样没了王位的倒霉蛋!

    更古怪的是,一个光明牧师,怎么会和一群黑暗职业者在一起?蒙恩不由得多看了一眼贝昂,忽然觉得这人长得有点像光明神殿里的神像,不过这想法也就是一闪而过而已。

    其实不得不说,蒙恩的脑袋还是很聪明的,其实他已经严重接近了事实,只是因为事实都太过荒谬所以被他自己主动放弃了而已~

    打过招呼之后,场面就陷入了尴尬的沉默,都说一山不容二虎,而现在聚在一起的已经不止二虎了,更何况老虎之间还有阶级,还有对立,这话就更不好说了。最后还是沈濂首先提起来实际问题:“你们,是不是先准备一下晚上睡觉的地方?”

    “嗯?”黑白骑士外加黑白无常看了一眼沈濂,又看了看他背后的屋子。

    “迪亚作为同胞可以住。”沈濂耸耸肩,手上突然多了一堆迷你用具,“其他人我不管,不过我可以提供工具,炼金物品,虽然小但是可以正常使用。”

    黑白骑士点点头,很痛快的挑了需要的工具走了,他们俩早年也是冒险带打仗,露营这种事情并不麻烦。

    黑白无常却有些不愿,他们可算是主神亲临了,从xxxx万年前他们就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了,怎么露宿还要自己盖房子?!

    “辛尔波!我可以看你们盖房子吗?我还从来没看过。”天青完全是在睁眼说瞎话,照顾着自己的子民从石器时代一路走过的他怎么可能没盖过房子?精灵用植物种出来的房子可是地地道道的艺术品,但是……

    过去根本不怎么关心民生的黑白无常显然不知道这一点~瞬间,沈濂手上剩下的用具全都没了,伊索尔德和贝昂还抓着一把铲子来回扯了两下,可是眼看着天青就要跟着两个骑士走远了,这才暂时放下内斗:“迪亚!来看我们的吧!”

    “二位。”沈濂拉住了两只正在拼命展现自己美丽屁|股的黑白孔雀,“别忘了,力量限制从现在开始,毕竟,你们也不想人界出现太大的变动吧?”

    “知道。”不客气的点头,两个神冲着天青跑去了。

    沈濂耸耸肩,后边就看天青自己了,而他也要忙他自己的事情去了。

    “沈。”

    “嗯?”

    “你是怎么认识他们的?”那几个人太奇怪,而沈濂又太善良(?!),蒙恩非常怕沈濂被骗了。

    “神谕。”

    “什么意思?”

    “我解开了精灵的封印,过一段时间,精灵族就会重回大地。现在各地的神殿应该都能收到这个神谕,而我的使命并没有完成,自然之神让我和他们还有你一起去外边冒险,找寻新的使命。”

    “他们也都受到了神谕?”

    “是的。”

    “那为什么是黑暗系的多,光明系的只有一个?”

    “那就要去问神了,那不是我们凡人能够知道的事情。”

    “……”蒙恩无话可说了,虽然他仍旧一脑袋的问号,但是当问题和神有关的时候,出于信仰和尊敬,就必须止步,他怎么能想到现在住在他家里的神就有三位呢?

    “蒙恩,换身衣服吧,天气凉了,你这满是破洞的衣服实在是没法保暖。”沈濂适时的拿出一身衣服转移话题。

    “好。”蒙恩点头接过,然后……停下了,“能出去一下吗?”

    “你换吧,我不会碍事的,跑了这一趟我实在太累了。”沈濂“善解人意”的笑着坐进了自己的蒲团里,原本神采奕奕的脸瞬间黑了下来,挂满了疲惫。

    蒙恩实在是分不清沈濂是装的还是真的,但五千年来甚至听都没听说过什么精灵的封印,而沈濂虽然说得轻松的,但是真实情况显然不会像他说的那样,他确实该是很累了。

    于是,蒙恩出于对沈濂的关心,并没有再次要求他离开,而是抱着衣服背朝着沈濂,开始宽衣解带……

    沈濂自然就那样大方的看着,他本来有那个能力让蒙恩发现不了他的偷窥,但是显然他并没有那么做,这从蒙恩脱衣的动作越来越粗暴,就能看得出来——那双眼睛快要把他的背烤焦了!

    最终,蒙恩在穿裤子的时候一个不稳向后倒去,现在的他本来能够很轻易的应付这种突发事件,但是有人却比他更关心他自己的身体。在蒙恩有什么反应之前,沈濂已经将他一把搂在了怀里。也就是说沈濂坐在地上,而蒙恩坐在沈濂的怀里。

    “沈……”

    “我差点见不到你了。”沈濂将头埋进蒙恩的背,这让他的声音听起来闷闷的充满了委屈,“我差点回不来了……”看上去纤细修长的手却意外的充满了力量,蒙恩被抱得甚至有些发疼,而沈濂的话打破了他拼命建立起来的防线,他能做的只是老实的坐在少年的怀里,听着他颤抖的诉说。

    “知道吗?辛尔波和斯蒂亚是一对情侣,而且自然之神也不禁同性|相恋,为什么只有你的神是那样的呢?”沈濂抱得更紧了一点,“蒙恩,你爱你的神,所以不爱我吗?”

    “我爱我的神,但我也爱你,只是,我对你是兄弟之爱。”

    “你说谎,我曾经听到你晚上睡觉时喊我的名字。”才怪,沈濂暗地里挑眉,这是一个极端自律的家伙,晚上睡觉的时候也和一个圣徒一样,“也别跟我说孩子什么的,只要够强,我们的生命甚至能够达到千年,孩子对我们来说也就几乎不再需要了。”

    “沈,我说过,你还会遇到更好的人。”

    “我又遇到了很多人,可是我还是觉得你最好。”沈濂说得一派天真。

    “他们都是男人,这世上还有女人一说。”

    “那如果我遇到女人之后,还是觉得你好呢?”沈濂的手开始在蒙恩半|裸的身体上摸索,那是毫无技巧可言的天真而单纯的探究,甚至带了点粗暴……

    “!”蒙恩吓了一跳,他感觉到身后的少年呼吸开始变得灼热而急促,沉睡的欲|望也张狂的宣誓着自己的存在,他毫不怀疑如果自己仍旧拒绝这个正处于躁动青春期的初恋少年会不顾他反抗就把他连皮带骨的吞下去,“三年!三年之后如果你还是这样的心情,我们就在一起!”蒙恩惊恐的大喊着,而沈濂果然因为他的呼喊而放松了搂住他力道,国王陛下顿时抱着衣服连滚带爬的跑走了。

    “三年?”沈濂的眼睛亮亮的,脸颊仍旧带有欲|望的潮红。

    “三年,我可以发誓。”并没有做什么大运动的蒙恩却大口大口的粗喘着。

    “不用发誓,我相信你。”沈濂笑了,就像是孩子拿到了心爱的糖果,他起身,走过去弯腰,这次在蒙恩的唇上浅浅的吻了一下,“这是定金……”

    沈濂心满意足的放下惊魂未定的蒙恩出了房门——有自己在,他不认为蒙恩还敢换衣服,而从今晚开始,房客天青的入住正好可以缓解蒙恩的情绪,否则和一个很可能随时都会扑上床的饿狼同|居,沈濂不认为蒙恩还能正常休息~

    看着只剩下半张脸的夕阳,沈濂笑弯了眼睛……

    ※※※※※※※※※※※※※※※※※※※※

    o(╯□╰)o。。。。看到了筒子们的留言,捂脸。。。我的本意是借描写他们写出一些故事背景和世界态势,但是结果。。。。。好像反而占用了篇幅,囧囧,了解鸟,我会接受建议,以后会尽量避免这种问题,谢谢57,送上蒙恩香吻一个,以示感谢(被沈濂抽飞)

    囧rz的爬走

    喜欢飞升飞错界请大家收藏:飞升飞错界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17su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