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书屋 > 幻想奇缘 > 飞升飞错界 > 章节目录 二一章:最强的冒险者小队(上)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我睡了多久?”斯蒂亚躺在角落里,有些心疼的看着辛尔波,在睁开眼的那一刻他就知道天使的魔核保护了他,让他在重伤的情况下陷入睡眠,不过没关系,他知道辛尔波会唤醒他,现在不就是吗?只是辛尔波却要面对几十年甚至几百年的孤单了,但他没想到,辛尔波一脸温柔的告诉他的却是……

    “只有五千年。”

    斯蒂亚的眼睛猛地瞪大:“你是个傻子,辛尔波……”他抓住辛尔波的手,本该冰冷的亡灵却让他胸口灼烧不已!

    “永不背叛永远是骑士的信条。”

    “你……”

    “可以走了吗?”沈濂突然冒了出来,他还记得有两个打手要带走。而他的突然出现也让斯蒂亚暂时闭了嘴。

    “斯蒂亚的身体仍旧不舒服,您能不能帮忙寻找一下交通工具?”辛尔波是亡灵,就算因为种族特殊并且他个体能力强大可以收敛气息,但是身体毕竟还是有亡灵的死气,这种气息对于身体虚弱的斯蒂亚来说显然没什么好处。

    至于斯蒂亚的火焰骷髅马,那东西包裹全身的冥炎对于现在的斯蒂亚来说更是致命的。

    沈濂顺手给了辛尔波一件宽大的披风:“用这个包住,他就能够和你在一起了。”

    辛尔波接过,这披风是用他没见过的材料制作的,深沉的黑就如同直接裁剪下的暗夜的天空,而且拿在手里异常的沉重,以他的力量接过披风的时候都差点因为失去平衡一不小心出了丑,但由此可知这东西的不平凡:“非常感谢您,沈阁下。”

    “没关系,骑上你的马,快走吧。”

    “那个人帮助了我们?”辛尔波的性格虽然不是冷酷无情无法接近,但他的戒心和骄傲也不是普通人能够亲近的,这么一个被他称为“阁下”的人,只能是给了他莫大帮助的人。

    “是的,他是救了你的精灵。”辛尔波听出了斯蒂亚话中的戒备与敌意,他低下头轻轻吻了一下斯蒂亚的额头,“我很想你,快点恢复,然后和过去一样,跟我一起并肩驰骋。”

    “代价是什么?”斯蒂亚皱着眉,辛尔波一直拒绝和他谈任何有关这五千年他到底是怎么度过的事情,这并不会让他安心,只能让他越发了解这之中的艰难……辛尔波宁愿让他胡乱猜想也不说出事实,很显然真正的事实会比任何想象都要艰辛和痛苦!

    “我去帮他一个忙。”

    “是我们。”

    “斯蒂亚……”其实这是辛尔波想岔了,在他想来沈濂一直没有明言要怎么报答,那必然是很艰难的事情,而他这种强悍的存在都觉得艰难,那么这件事的困难程度可想而知了。

    “你想让我也孤独的守着你五千年吗?不,我的寿命并没有五千年那么长,难道你想让我在剩下的岁月里孤单致死吗?”

    “我永远也说不过你。”辛尔波只能认输。

    “辛尔波,而且,你说过在大战之后给我答案的,虽然晚了五千年,但是你要回答我吗?”

    辛尔波愣了一下,接着眼神飘忽的抬起头,不再斯蒂亚对视:“回答什么?”

    “我爱你。”斯蒂亚直接了当,“我不想你只做我的兄弟。”

    “我是个亡灵……我没有体温,肌肉僵硬,我的亲吻会夺走你的灵魂,我甚至没法和你做|爱。”

    “你每次都用这些话搪塞我!恐怖骑士可以通过特殊仪式魔鬼化,重新获得生命,我相信你能熬过转化仪式。”

    “你是光明的圣骑士,光明的教义……”

    “为了你,我愿背弃光明。”

    “我不能那么自私。”五千年来,辛尔波并不是没有幻想过和斯蒂亚□□的生活在一起,但是,可能吗?他们有各自不同的信仰,想要在一起必须有一方背叛,但因为辛尔波的特殊情况,这背叛的一方就只能是斯蒂亚了,但他怎么可能让他最爱的人放弃那么多?

    “那么你的答案是拒绝吗?”

    “我……”

    “抱歉,打扰一下。”白听了半天戏的沈濂决定出来拉这两位怨侣一把,这不单是因为他看他们顺眼,也是因为这二位实在是太有代表意义了。他们俩的阻碍可是比他和蒙恩之间的阻碍多得多了。

    “沈阁下,有什么事吗?”沈濂的打断,让辛尔波松了一口气,对于这位帮助了他们二位的精灵,不管他是出于什么目的,斯蒂亚必须给予他足够的尊敬,“您好,尊敬的精灵,感谢您的帮助。”

    “举手之劳,其实我是来请求你们原谅的,因为你们的话我从头听到了尾,虽然这也和二位说话声音的大小有些关系,可是……还是应该算作是我偷听了。”

    辛尔波和斯蒂亚都有些窘迫,脸色苍白的恐怖骑士甚至少有了红了耳根。

    “其实我很羡慕你们二位之间的感情,因为我本身也正陷入一段苦恋,而且那个人类也是对我有感觉的,但他为了信仰和为了我的幸福却宁死也要把情人间的爱情变成兄弟间的亲情,这让我很痛苦……”

    斯蒂亚顿时对沈濂大生知己之感,而沈濂接下来的一句话,差点让他从辛尔波的怀里跳起来给沈濂一个感谢的吻!

    “其实我觉得你们之间的阻力,要比我和他的小得多?为什么不为了自己的幸福结合呢?顺便也可以帮帮我。”

    “沈阁下?!”

    “哦!沈!”

    他们两个,一个是窘迫加震惊,而另外一个则完全是近乎颂神一般的语调了。

    “我想你们俩都忽视一个问题,现在距离你们被封印已经度过了五千年,你们的亲人、朋友、下属已经全死了,你们的国家已经成了童话中的背景,就连你们本人也都已经是传说中的人物。现在你们站出来大叫‘我们是骑士王国的国王!’大概只会被人认为是巡回剧团的演员。在这种情况下,你们还有什么需要顾忌的?”

    “过去已经过去,我要顾忌的是未来。”辛尔波并没有被沈濂的话打动,“斯蒂亚我们的王国在你我死后也快速毁灭,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你没有后代。在王国留存的骑士们没有可以效忠的对象,只能陷入内斗,然后国家崩溃。我们……”

    “辛尔波,就像你说的过去已经过去,我们的未来为什么还要老路?曾经对我们有期待的人都死了,我们可以自由了。虽然这话不该是从一个骑士嘴里说出来的,但这确实是我心里所想的,我再说一便‘我只要你,即使是背弃光明我也在所不惜’。”

    “那我如你所愿。”第四个人的声音忽然插进来,辛尔波和斯蒂亚还没反应过来一个黑色的光点就进入了斯蒂亚的身体。辛尔波被瞬间爆发出来的能量从马背上推了出去,巨大的力量让他硬生生撞断了六七棵大树,才总算停下。

    而当辛尔波跑回来的时候,沈濂身边已经多了三个陌生“人”,而斯蒂亚竟然恢复到能够起身行走了,只不过他身体里的光明能量已经消失殆尽,反而涌动着充沛的黑暗力量。

    轻而易举的抹杀了一个圣骑士的能量本源,而且还是在斯蒂亚随身携带着天使魔核的情况下!这到底是如何强大力量?!那一瞬间,辛尔波觉得自己的灵魂甚至都已经被恐惧冻结。

    “沈,他们俩让我厌恶!”在沈濂离开的情况下,天青实在没法和两个家伙相处,不管他们如何的温言软语,如何的伏低做小。天青知道按照沈濂的说法他能最大限度的报复他们,但是……

    “我是不是很没用?”天青皱着眉,一脸哀愁,旁边那俩神看着天青一脸的心疼,看着拍着天青肩头的沈濂却是一脸的杀气。

    “不,你能控制着和他们开打的欲望来找我,已经很聪明了。”沈濂笑着,明白只是三言两语实在是没法让天青立刻蜕变成一个合格的妖精,天青的天性如此,再一细想带着他们可能也并非没有益处,“不过过一段时间我要去外边逛逛,你能和我一起去吗?”

    “当然!你给我喝的那种药非常有用,虽然我现在的力量还不到鼎盛时的三成,但是已经可以离开本体的范围内了。”雀跃的天青眼睛都亮了,因为沈濂是危难中来帮助他的前辈高人,而且还好心的教他功法和教训仇人的手段,现在这位树妖有一点将沈濂看做师长,充满了依赖和信任,“不过那两个家伙可能也要跟着……真讨厌!”

    “没关系,他们俩我会处理。不过就算他们曾经做了很恶劣的事情也不要总是恶言相向。”

    “为什么?”

    “因为他们也是不得已的。”‘因为咒骂只会让敌人感觉到你的戒心。’一面张嘴直言,一面与天青直接用神念交谈,沈濂开始充满“善意而温柔”的规劝着天青,“虽然他们伤害你,可毕竟是因为爱你。”‘一味的拒绝只会让他们觉得自己再也没有机会。’

    “爱就能伤害我?!伤害我的子民?!然后让我在生死间徘徊五千年?!”‘是不是因为我一直骂他们,他们就还会做出伤害我的事情?’

    “迪恩琪我们并不知道你仍旧活着……”黑暗神伊索尔德苦笑着说,“那个封印是在我和他极端伤心的情况下设立的,那是你的坟墓,我没想到你仍旧活着。”

    “那里边都是你的陪葬,所有那些伤害了你的生命除非你再醒来,否则他们只能在无尽的死亡中痛苦哀嚎!”

    那边的辛尔波和斯蒂亚多少听明白这三位是怎么回事了,不由得心里一哆嗦,当初那场针对精灵的战争明明是神谕的指示,可是到了现在却变成他们这些神的子民擅自行动了?虽然这世界上本来就是黑锅下级背,荣誉上级领,但是……

    两位前国王明白,沈濂又怎么可能不明白?而且从这点看来,这两神都或许对天青有爱,但到底爱了多少实在有待商榷。他们想要获得天青的树心,更大的可能或许是因为现在光明黑暗两大阵营眼看着又要开战,而突然出现的精灵无疑是一支生力军。更何况,母树能够孕育出元素之泉,沈濂虽然还不太明白元素之泉是什么东西,但想来大概是天青的本体在修炼中产出的伴生物品。

    而他们五千年前要做的事到底是出于爱,还是为了自己的权势现在也说不清,他们知道了来硬的不行,所以在五千年后由硬变软也未尝可知。

    龌龊心思竟然动到我们修真身者上来了?心中千回百转已经把这两神打入地狱的沈濂脸上却仍旧挂着温柔纯真的笑:“迪恩琪,给他们一个机会,也给你自己一个机会吧。和平共处总是比互相憎恨彼此杀戮来的好。”‘天青,静下心来,不要乱。我会帮你教给他们什么叫赔了自己又折兵!’

    “谢谢二位愿意保护我们,不过接下来的旅程我们并不愿意太过招摇,所以你们的力量太强大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困扰,不知道能不能小小的约束一下自己?当然,在那之前不知道能请贝昂陛下帮我们一个小忙?”

    xxxx

    蒙恩看着到了中天的太阳,叹了一声:“今天沈还是不回来吗?”他知道沈濂很强大,但也知道他要去做的事情很危险,如果他就这样不回来了,那么……

    他突然有点后悔曾经就那么干脆的推开了沈濂的手,那还是个没尝过情滋味的孩子,虽然他的武技和魔法都强大无比,但他或许连该怎么亲吻都不知道,就算感情仍旧朦胧,但至少也该让他知道什么叫“爱”的滋味……

    “我怎么才走这么几天你就把自己弄成这个样子?”蓦地,蒙恩的胡思乱想被一个熟悉的声音打断了!

    ※※※※※※※※※※※※※※※※※※※※

    可怜的蒙筒子,他一直把自己定位成一个年长者,虽然肉|体上没那个能力照顾沈濂,但是他觉得自己在心理上是更成熟的一方,所以……

    口年的孩子。。。就这么渐渐的把自己卖掉了咩哈哈哈哈哈哈

    生子问题,那啥。。响应群众号召,八成是要生了。。。

    捂脸,雷生子的亲们对不起了,爬走ing

    喜欢飞升飞错界请大家收藏:飞升飞错界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17su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