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书屋 > 幻想奇缘 > 飞升飞错界 > 章节目录 十七章:收魂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蒙恩这天早晨起得有点早,原本想去洗个澡清醒清醒脑子,但还没等他走出小院结界的守护范围,就立刻停下了脚步,有外人!

    那应该是一个探险小队,两个穿着皮甲的弓手在前边探路,在他们后边四个挥舞着双手大剑的剑士加三个脚步踉跄面有菜色的法师。其中一个法师身穿灰袍,手里拿着一个古怪的水晶球。

    这队人走近了之后就开始绕着小院转圈,那个灰袍法师更是不住的转着手里的水晶球。看了没一会,蒙恩已经能确定这群人是来找他的了,那个水晶球应该就是这个灵魂法师专有的魔法物品。而现在这个法师正用它来找人——找他蒙恩·利亚斯……

    不过很奇怪,现在的情况是,这群人已经绕着小院转了将近半个小时了,他们别说看见他,就是这房子也好像根本没看见一样。几次从距离小院十几米远的地方走过,却仍旧视而不见。

    这显然是沈濂又一个魔法阵的成果,蒙恩一边因为沈濂对自己的关心照顾而感到欣喜,另外一点却又因为来自亲弟弟的追杀而无奈。

    看来对于莱维来说,他死了一次是不够的。

    蒙恩今天去洗露天浴的想法告吹,转而老老实实的在小院里锻炼。虽然占据着魔法阵的优势又有沈濂给他的傀儡帮忙,他想要干掉这个小队并不是不可能,但那对他这个肉搏战场上的新手来说实在太过冒险,稍有不慎就会把自己置于险地。他自己出事倒是没关系,可是沈濂现在很可能也处于危险之中,如果到时候让他一不小心分了心那就不好了。

    蒙恩不去惹事,但对方却并不是也不回来惹他!

    几个魔法师绕了半天却发现根本就是一直在原地打转,而灵魂法师那里的指向也并没有改变,那就是说很可能他们的目标被一个特殊的魔法阵保护起来了。

    几个人商量了一下,准备先休息一下,然后再慢慢的寻找破解这个魔法阵的方法。

    而不管是蒙恩还是这些行凶者,并不知道沈濂其实已经知道有人闯入了……毕竟他设的并不是魔法阵,而是修真阵法,只要被触动,设定阵法的他就会有感应,即便远在千里之外也能清楚的探知阵法内发生了什么,更何况他现在距离小院并没有千里。

    看了下来的都是什么人,沈濂也就放了心,他那个法阵平常的时候也就是一个简单的迷阵,不会伤害进入的生命,只会让对方不知不觉的自己绕出去。可一旦受到攻击就会变成标准的杀阵,且对方如果只是小打小闹还无所谓,如果来一个大杀招,那就是死到临头了!

    放下蒙恩那边的事情,沈濂开始专心于眼前。顺着峡谷一路走来,沈濂竟然碰上了十几头成年独角兽。原来这峡谷才是独角兽真正的栖息地,只有当雌性独角兽怀孕的时候,才会由伴侣守护着离开这里,到峡谷外边去。蓓里奥和艾米拉是比较倒霉的,这对年轻的缺少生活经验的小夫妇没想到峡谷的入口竟然来了一群双足飞龙做窝,等到发现想要回到峡谷里边报警求援的时候却已经回不去了。

    双拳难敌四手,蓓里奥虽然有四只蹄子,但也斗不过十几只飞龙爪子,结果只能以自己重伤的代价让艾米拉逃跑,却没想到因祸得福,找到了五千年也不见踪影的“精灵”。

    而这群独角兽之所以一直呆在峡谷里,是为了守护峡谷后边的贝纳特斯,同时也是为了让两边的东西不会出来!

    格拉迪奥是年纪最大的一头独角兽,同时也是所有独角兽的领袖:“原本我已经决定,如果一百年中再没有精灵到来,就会带着所有独角兽迁徙。”格拉迪奥抬头看着沈濂,她是一位雌性独角兽,在沈濂看来很像……浑身金黄的驴子~

    “死灵?”对于亡者的气息,沈濂并不陌生,对于传说中的贝纳特斯会有死灵这种东西,他也并不奇怪,毕竟,这座城市是灭亡在战火中的,包括城市的主人精灵族在内,精灵的盟友矮人、精灵的敌人,人类、兽人、地精等等不知道死了多少。

    而且战死者大多死相凄惨,心中留存不甘,这里又是一个能量汇聚之地,不产生死灵才奇怪呢。

    “是的,死灵。”格拉迪奥点头,“精灵的灵魂产自母树之中,即使母树毁灭,精灵也依然受到母树残留能量的保护,他们都在母树的身边安详的沉睡。但是其他种族的生命却不是,而且这里是被封印的诅咒之地,亡者的气息无法消散,一天天积压的结果就是那里成了死灵的乐园。原本被祝福的大地成为了冰冻的秽土,原本清澈的天空布满了血腥的红云,而且在三年前我们甚至一点也感受不到母树的气息了。沉睡的精灵灵魂很可能已经被污染……”

    格拉迪奥沉默了一下,周围的独角兽也都低下了头,虽然他们没有一个知道精灵是什么摸样的,没有一个见过真正的母树。但是他们对友谊和信仰的忠诚并不下于曾经的祖先,所以他们的悲伤也就越发的真挚。

    “被遗落的精灵后裔,你现在可以再做一次选择,离开?你仍旧获得我们的友谊。留下?我们会用最大的力量将你送到母树身边,虽然那结局很可能是我们一同灭亡。”

    “请让我考虑一下。”

    “好的。”虽然给了沈濂选择的机会,但显然格拉迪奥对于他的犹豫有些失望,不得不说包括他在内的大多数守护一族其实都已经失去了信心。在等待了五千年之后的现在,他更希望通过壮烈的死亡断绝这形同诅咒的无尽等待,在报答了友谊的同时,也让后代不再受到束缚……

    不过沈濂要考虑的事情,其实和格拉迪奥想的不一样,他不是怕死,而是这件事情显然比他预计的还要折腾出更大的动静。单凭经过了漫长岁月已经变得模糊的神话,他很难知道当时的真相,知道这位母树的死因。那么一旦惊动了这里的神,他要怎么办?虽然一个两个能对付,可是架不住群殴啊!

    沈濂仔细的回想着所有关于五千年前众神大战的资料,在回想了两边之后,他总算是发现了一个诡异的疑点!

    所有神话都表明自然之神的覆灭是众神大战的开启,但战争的原因有的说是众神觊觎自然之神的元素之泉,有的又说是世界树的树心,还有的说是某个神贪恋迪恩琪的美貌,总之就是突然之间当时除精灵和矮人之外的所有种族结成同盟,攻打精灵族。贝纳特斯陷落,母树崩溃,精灵族灭亡。

    紧接着就是光明和黑暗两大神系开战,战争的原因两边都说是为了正义,但更大的可能是分赃不均。

    可最大的疑点出现了,为什么两个神系都没有对自然神系赶尽杀绝?精灵族那个是特殊状况,他们从母树而生,母树死亡,他们也无法独活。可是精灵的同盟矮人呢?他们虽然更尊崇火神,但是同时也信仰迪恩琪!还有独角兽、飞马、绿龙之类的自然系生命,只要是逃过一劫的为什么都好好的?

    相比起黑暗光明两个神系对于对方信徒的清剿和杀戮,这可是太过宽容了……

    “我可以去看一下吗?不需要太近,只要远远的看一眼就好了。”

    “当然可以。”格拉迪奥点头,但却已经完全失去希望了,因为他并不认为一个在峡谷外长大的,很可能过去连死灵都没见过的精灵在看到贝纳特斯之后还有勇气继续前进。但格拉迪奥仍旧亲自带着沈濂前往峡谷的另一边,并没有对沈濂有任何的苛责和不恭敬。

    顺着峡谷向前走,因为独角兽的存在,峡谷并没有像外界一样被冰雪覆盖,仍旧是生机勃勃的世界,青草、野花、低矮的灌木还有小型魔兽随处可见,不过这也并非是全部,随着他们的走动,草地开始枯黄变黑,脚下松软的泥土也慢慢被冰冷的冻土所覆盖,空气里开始出现淡淡的血腥和腐臭的味道。

    “不能再向前走了,否则会惊动死灵。”格拉迪奥停下了脚步,同样为了不惊动死灵,现在在场的只有他和沈濂。

    沈濂站在那里皱了下眉头,随即手上出现了一个晶莹剔透的白玉葫芦,他拿着葫芦盘膝坐在地上,笑着对格拉迪奥说:“我决定进去。”

    不等格拉迪奥反应,葫芦已经嗖的一声从沈濂的手中飞了出去!

    ※※※※※※※※※※※※※※※※※※※※

    我是亲妈,绝对是甜蜜蜜的亲妈,爬走

    喜欢飞升飞错界请大家收藏:飞升飞错界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17su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