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书屋 > 幻想奇缘 > 飞升飞错界 > 章节目录 十六章:阴影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黑暗的森林中,一点银色的流光划过。那是一匹浑身纯银的骏马,只不过脑袋上多了一根金色的角,很显然,这是一匹雄性的独角兽。这匹独角兽左边的身躯虽然仍旧优雅美丽,但他右边的身上却有着三道从背布一直延伸到腹部的巨大爪痕!

    独角兽进到一个山洞里,低着头嗅闻着什么,仰头长嘶一声,独角兽刨了两下蹄子,重化作了一团流光奔向了密林深处。

    经过沈濂的“悉心照顾”,原本认为自己对沈濂的感情是一种亵渎的蒙恩,逐渐觉得只要他摆正心态,并不以肉|欲的眼光看待沈濂,而是仍旧以朋友和亲人的方式相处,那么终有一天他们的感情还会变成“纯洁”的兄弟之情。

    可惜,在为人处事上很成熟,但是在感情上很……的蒙恩,从来都没有注意到沈濂看着他温柔微笑时眼睛里的算计~

    这天蒙恩突然想要露一手——做一只烤鹅,这是黑水晶王室厨师的拿手菜,虽然蒙恩并不知道怎么做,但他觉得自己吃的多了还是知道些窍门的。结果就是他在火上烤着鹅,而沈濂却在一边的闷笑。另一边放着几堆碳状的不明物体。

    就在蒙恩忍无可忍,准备和沈濂理论理论的时候,外边响起了敲门声,除了他们俩,也就只有艾米拉母子才能安然进到小院里,不过艾米拉可从来没有这么这么礼貌过。

    “艾米拉来了,一会再继续。”蒙恩脸不红心不跳的,把外焦里生的烤鹅放在了一边,站起来就去开门,无视了再次大笑起来的沈濂……

    打开门,蒙恩不由得眼前一亮,高大的银色独角兽就站在他眼前,金色的眼睛沉静而安详的注视着他。

    “这是我的伴侣,蓓里奥。”几乎完全被遮住的艾米拉从蓓里奥的脖子后边路出了小半张脸,两个小独角兽更是只见其声不见其影。

    “你好。”

    “你好,我是来感谢这段时间你们对我伴侣和后代的照顾的,非常感谢。”蓓里奥低了一下头,长长的银色颈鬃荡漾出一片银光。

    这时候沈濂也走了出来,蓓里奥看着沈濂:“果然是精灵的气息,没想到五千多年后,这世上还有母树的遗族。”

    这句话在蒙恩听来只是简单的感慨,但在沈濂耳中却是大有深意:“为什么不是自然之神迪恩琪?”

    “迪恩琪只是外界误传的母树之名,但母树从来就不是自然之神,母树只是母树而已。”

    “母树就是世界树?”

    “那是我们的敬称,但显然也被误传了,看来你并不太了解你的种族。”

    “看我的外貌就能知道,稀薄的血统,艰难的传承,我能做的只有牢牢记住我灵魂深处的印记。”

    “很抱歉我刚刚都对您产生了怀疑,五千年的时光,你们仍旧能铭记着自己的身份延续到现在,已经是个奇迹。”蓓里奥被说得有些愧疚,再一次低下了高昂的头,“那么,我想问,你是希望继续这样隐藏五千年,直到灭亡呢?还是想要重生?”

    “什么意思?”

    “只是一个久远的预言,母树倒塌之前留下的预言,如果有精灵再次出现,即使她不能再次重生,但精灵族却有可能重回大地……可是五千年过去了,曾经信仰母神的遗族多有出现,可是只有精灵,你是五千年来我碰上的第一个,虽然你的外貌也已经不再是曾经的模样。”

    沈濂看着蓓里奥,虽然只是只言片语,但他总觉得那个母树和自己有些联系。

    “我选择重生。”

    “好的,明天的这个时候,我会回来接你。”蓓里奥看了蒙恩一眼,转身离去,不过一边的艾米拉金黄的大眼睛里却有几分忧郁。

    “沈,那显然很危险。”一直在一边安静旁听的蒙恩在独角兽一家离开之后,才再次开口。

    “知道,所以这次我大概没法带着你一起去了。”沈濂点点头,他不会因为简单应付了那头在盐湖里的大鳄鱼就自认为天下第一,这世上有很多存在都能对修真者构成威胁,“好好呆在家里,等我回来,或许会给你带些特产。”

    “……”蒙恩皱眉,这句话听着好别扭啊~

    第二天,沈濂骑在了蓓里奥的背上离开,而蒙恩的银链上又多了一块红色的石头。

    没有马鞍没有马镫,甚至连缰绳也没有,但沈濂就那样轻飘飘的端坐在独角兽光滑的背脊上,一开始的时候蓓里奥停下脚步经常回头去看,因为他总是以为自己不小心把沈濂甩在了地上——他的背上没有丝毫的重量,而且蓓里奥发觉自己奔跑的速度甚至比平常还要快。

    “你果然是精灵。”

    “嗯?”

    “传说中只有精灵才能这样骑乘魔兽来去,也只有精灵才会让坐骑精力充沛。”原本还有一丝怀疑的蓓里奥总算是放下了全部的戒心,开始正经的为沈濂讲解他即将面对的情况,“五千年前,面对外界种族的突袭,母树只能选择与他们同归于尽。所有的自然系的生命都伤亡惨重,不过所有逃离的母树信徒也都听到那句预言。所以我们分散在精灵首都贝纳特斯,等待着奇迹发生的那一天。”

    “那么天上的月亮是怎么回事?伊露比不也是自然系的神吗?”

    “她是叛徒,从背叛的那一天开始,她的下场就是永远高高在上!”

    沈濂点头,这倒是有些道理,红月亮琪雅和白月亮索雷恩对伊露比的敬而远之,可能是真正意义上的“敬”,但也有可能是厌恶……

    蓓里奥奔跑了两天,远远的已经能看到连绵起伏的山脉。

    “原本我的家就是通往贝纳特斯的入口之一,但是那里不久前来了一群双足飞龙,到时候我会引开它们的注意力,你只要照着我给你指出的方向一直跑就好了。”

    “双足飞龙有多少?”

    “那是一个小家族,八头成年飞龙,七头未成年的飞龙。”

    “那我应该能应付。”

    “嗯?”

    “你在这里等我,免得被波及。”话音刚落,蓓里奥竟然到一个人影飞快的擦着树梢消失了?!

    不愧是精灵,果然是在森林里速度最快的种族——蓓里奥显然忘记了,这句五千年之前关于精灵的定语,是基于整个智慧种族的,并不包括魔兽……

    蓓里奥怕沈濂遇到危险,顿时发足狂奔,随着逐渐向峡谷接近,已经能够听到双足飞龙的嚎叫,蓓里奥跑得更快,然后那嚎叫声陡然停止了,整个世界寂静到恐怖!

    当蓓里奥走到的时候,看到的只有一地的龙尸!

    xxxx

    蒙恩并没有因为沈濂的离开而放松锻炼,相反,沈濂在的时候还注意提醒他休息,不要过力伤了身体,现在沈濂不在了,他一个人寂寞之余,也就只能通过不停的锻炼来麻木自己了。

    而就在沈濂进入隐秘峡谷的同时,九个衣衫褴褛的男人出现在了哀号密林的深处……

    ※※※※※※※※※※※※※※※※※※※※

    虐?还是不虐?这是一个问题- -

    某t顶锅盖跑过。。。

    喜欢飞升飞错界请大家收藏:飞升飞错界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17su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