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书屋 > 幻想奇缘 > 飞升飞错界 > 章节目录 第九章:外来者出现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奋战了六天,两个人总算是住进了正规的房子——虽然这房子从外表看起来更更像是一个粗制的木头盒子……

    不过这间房子的内在可是比外在丰富了多。因为确定了长久居住,沈廉在地上的石板中嵌了包括保温法阵、驱虫法阵、祛湿法阵、防尘法阵在内的十几种阵法,弄得原本灰突突的地面布满了各种颜色神秘瑰丽的花纹。房子正中是个用石头垒起的简易灶台,房顶上有沈廉布下的一个小小的通风法阵,倒是不怕被浓烟呛到。

    一张看上去歪歪扭扭,甚至一根床腿还生着绿叶的单人床摆在最里边,距离有窗户的两面前都有一定距离。床上的的被褥都是用没经过加工的兽皮临时充当,不过枕头却是一个心形的桃红色抱枕,在床头的地上,则放着另外一颗枕头“心”稍微打了一圈的火红色的心。很显然这两样都是沈廉觉得好玩而买来的地球特产,只是现在一个被当作了枕头,一个被当做了蒲团。房间的一角,同样歪歪扭扭的木架子上,摆着两只碗,两个杯子,两只勺子,两把刀子,除了这些成双成对的物品,另外一个平底锅和一个独立占了一层的大汤锅。

    暂时这个房间只有这些简单的家具,其他的两个人还在不定时的长久更新中。舒服的住进了房子之后,他们的工作转向了搭建篱笆和开垦荒地。

    搭篱笆的事情由蒙恩负责,其实有沈廉的法阵寻常魔兽不可能接近,篱笆与其说是为了保护他们的小屋,不如说是为了美观,顺便给蒙恩找些事做。

    而沈廉在开荒的同时,也离开了他们的住处,自己进到森林中寻找可以栽种的植物,顺便将他种在别处的灵药移植过来一些。而这几次出门,沈廉发现原本空旷到有些诡异的密林忽然之间热闹了起来,各种各样的魔兽在林间为了生存而奔走忙碌着……

    抽空问了一下蜂王,原来前些日子是魔蜂分巢的日子,新蜂王诞生,老蜂王带着一部分子民远走,寻找新家中的老蜂王不但极具攻击性,在找到新家之前,魔蜂的食性也会短暂的从食蜜变成食肉,所以每隔十五年这周围的魔兽都会有一次群体性的大迁徙。

    “不过有了新的王浆,我们的寿命会大大的延长,分巢的时间会大幅度的延后,甚至我会成为第一只进阶的蜂王,那样我后代的能力也会进一步增强。所以为了报答你的恩情,至少我这一支魔蜂的后裔将永远将你视为家人。”

    “那就多谢了。”几次与这位蜂王交谈,沈廉早就不将她视为简单的兽类,而是归为了可以交往的兽修,所以对于她将自己归类为同类沈廉不但没有恼怒,反而很开心的接了下来,“蜂王知不知道这附近哪里有这种,或者是与它相似的东西?”

    沈廉拿出来的是盐,因为需要的很少,所在他随身携带的也很少,可是这对蒙恩来说却是必不可少的,而经过这些日子,食盐已经不多了。

    蜂王伸过长长的针状嘴巴,浅尝了一点:“朝西走,飞行两个半天更深入森林的地方,有一个奇怪的湖,湖周围不生长任何草木,地上没有泥土都是黑黄色的脆弱石头,在我的记忆里那些石头的味道和你手上小颗粒的味道很像。”

    艾鲁卡魔蜂是少数拥有记忆传承能力的魔兽,这位不知道继承了多少代记忆的蜂王,显然对于这做森林异常的熟悉。

    “多谢。”蜂王说的显然是个盐水湖,那些黑黄色的脆弱石头八成就是混入了杂质的盐的结晶。

    向蜂王道谢之后,沈廉回到了家里,现在篱笆已经建好了,不过蒙恩这几天都在拿着沈廉弄来的一种能开出漂亮紫花的藤类植物折腾,想要它们爬上篱笆弄成漂亮的花篱,不过不知道是蒙恩的手艺问题,还是这花藤的习性问题。它们死活不朝篱笆上爬,反而爬满了院子,这几天甚至开始向木屋进军,如果不是沈廉在田地里动了手脚,田地里各种植物的秧苗都要被它们压死了。

    “放弃了?”沈廉好笑的看着累的急喘的蒙恩,后者正坐在一个木墩上休息。

    “不可能放弃。”隔着面具,沈廉也能够感觉到蒙恩该是一副咬牙切齿的表情,“不过这东西怎么长得这么快?我记得你刚拿来的时候只是那么小一棵,病怏怏的好像随时会枯萎,可是现在……”

    蒙恩伸手比划着,这花藤刚被沈廉带回来的时候不过小指粗细,可是现在不过几天已经是两指粗了,而且从小小一根,爬成了到处都是。

    猛地想到了什么,蒙恩扭头看着沈廉:“这种情况你难道不该解释一下吗?”

    “这种情况是我在院子里布了精简聚灵阵的效果,有灵气滋养,不止对院子里的花草树木有好处,对你的身体也有好处。不过你树的那些篱笆上也被我加了点小手段,只要是院子里边养的,不管是现在走不动的草木,还是以后能走动的活物,都没法出院子。”

    蒙恩一愣,这才意识到这些日子身体越来越健康,能干活的时间也越来越长,一方面是因为他的身体逐渐恢复,心情舒畅,但这个什么魔法阵显然也起到了巨大的作用。不过功劳是功劳,这个家伙明明知道原因,但是这么多天竟然就只是在一边看笑话,却什么也不说,实在是……实在是……

    实在是也没什么……

    “帮忙。”

    “好。”

    没看沈廉怎么动作,那花藤瞬间就如同活了一般,在沙沙的响声中,像是一条火蛇一样从小屋上爬了下来。

    已经被刺激得麻木了的蒙恩只是挑挑眉,就开始很随意的指手画脚起来,不到片刻,花藤已经老老实实的趴上了篱笆,清风吹来,满篱笆的叶子随风抖动,虽然还没开出花来,可再怎么说比蒙恩原来“远近高低各不同”的树篱好看得多。

    总算整理好了藤条,两个人又把沈廉带回了的小苗分门别类种在田里,等到吃晚饭的时候,沈廉开始提出盐的问题。

    “我要去找盐,要和我一起去吗?”

    “你要回外面?”

    “不,这森林里有个盐湖,可以弄到粗盐,然后带回来慢慢提取。”

    “需要多长时间?”

    “如果我一个人来回要两三天,如果你和我去来回可能要二十天左右,不过我倒是想你和我一起去。”

    原本不想拖累沈廉好让他快去快回,而且对这个刚建成的家也不太放心的蒙恩没想到沈廉会加了最后一那么充满温情的句话,毕竟,这个总是恶作剧的家伙可是最喜欢少说几句的!

    “你怕我一个人出事?”

    “你不是几岁的孩子,也不是喜欢冒险的莽撞小子,我有什么可担心的。”沈廉耸耸肩,“其实是我个人的私心,现在快到冬季了,去取一次盐之后我们就不会再外出了。所以我想这次不止是找盐,同时也采集更多的植物药材回来,可能的话或许还能抓些可以家养的魔兽,那样的话就不可能只是花两三天的时间了。”

    “如果还需要采集植物,那带着我,就更加累赘了。”蒙恩也有些心动,可是想想来的时候如果没有他,赶路的时候沈廉不需要总是停下来休息,不需要总是为他去寻找水源水果,不需要每天晚上天还不黑就早早的宿营吃饭……

    蒙恩那点点的动心顿时消失不见,而是不停的摇头。

    突然,沈廉走近他两步,在略微犹豫之后慢慢的伸出一只手拍在了蒙恩的肩膀上,他并不了解兄弟的含义,但是从蒙恩那里读取的记忆却有那么一点能够借鉴的地方:“我们是兄弟,所以我怎么能把你孤单一个人扔下,而自己去快活?”沈廉说得很慢,几乎是一字一顿的,可并不是因为庄重而是因为他在根据那点少得可怜的记忆努力的想着自己的措辞,“你对我来说不是累赘,而是最宝贵的财富……”

    “如果在外边,凭着你的这张嘴,还有你的这张脸,不知道有多少美丽的小姐会落入你的魔掌。”蒙恩叹气,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显然已经答应了。

    沈廉摇头:“无论多美丽的女人对我来说都只是陌生人而已,她们怎么能够和你相提并论?”

    “你再这么说,小心让我以为你爱上我了。”蒙恩忍不住笑了,“恢复正常吧,你这么说话让我浑身发冷,寒毛直竖!”

    “哦,我以为兄弟就是该这么说话。”

    “你从哪里听说兄弟这么说话的?我倒觉得像是吟游诗人在弹着古拉琴唱蹩脚的歌词。不过这么一说……好像我还真的听某个吟游诗人唱过类似的歌词??”

    “……”沈廉不语,因为蒙恩真相了,沈廉在蒙恩脑海里找到的那点兄弟的记忆还真就是曾经到宫廷演唱的某个吟游诗人所唱的英雄传记里的,该传记描述的就是一对兄弟。

    “不过我们都走了,那么这里的作物怎么办?”还好,蒙恩并没有在“歌词”问题上纠缠太久,他很快开始考虑两人离开之后的现实问题。

    “明天你就知道了。”沈廉露出一丝坏笑。

    第二天整理好出发,蒙恩对离开这个家还真有些依依不舍,虽然这里是那么的简陋……

    “很快我们就回来了。”沈廉站在他旁边微笑。

    “我知道,不过,我现在真有一种初次离家的忐忑和依恋。”蒙恩摸了摸胸口,“这种和我十三岁刚刚登基就要领着一群残兵抗敌的感觉非常相近……”

    “那我这个让你离家的人不就变成了侵略者?”

    “呃……呵呵!这么一想还是有些不同的。那个时候我的心是硬的,明白不是死就是活。可是现在我的心是软的,知道不过是小别而已。”

    “还说我说话像是唱歌,你现在才是唱歌。”

    “不要说什么唱歌的问题了,我们离开,家怎么办?这里的魔兽可不知道进屋要敲门。”

    “这样。”沈廉状似随意的扔了几块石头,下一刻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升腾起来的雾气已经将他们那小小的家完全笼罩起来了!

    “这不只是简单的雾,如果在我们离开的这段时间里有什么东西想要潜入,那么当我们回来的时候就能看到保存良好的鲜肉了。”

    放心的离开了家,不过在走入密林后,蒙恩仍旧不时的回头看着远处雾气朦胧的一团,他那恋恋不舍的样子甚至让沈廉也差点心软的放他回去。不过到了下午,当他们发现了一只铁羽鸡后,蒙恩的注意力立刻转移到抓鸡上来了。

    “你确认这种东西可以家养?”沈廉拎着一只铁羽鸡的脖子,而这只鸡仍旧在不老实的扑腾着。

    “我不确定,不过怎么说这也是鸡,试一试或许……能行吧?”铁羽鸡只在大多数魔兽森林的深处出现,蒙恩过去倒是吃过,肉质比鸡肉细腻鲜美,不过那是冒险者们狩猎打到的,可这没听说有谁养这东西。

    “半人高的鸡,长着鳞片的鸡,会喷火的鸡。”虽然这么说,但沈廉并没把铁羽鸡掐死而是放进了幻界镯里。

    “轰——!!”两人刚要继续前进,在他们前方的路上传来一声爆炸的巨响。

    “怎么了?”

    “前面有什么东西在打斗,可能是争地盘的魔兽,不过那里距离我们很远,我们继续走不用管。”沈廉摇摇头,那爆炸声音虽大,其实不过是雷声大雨点小,力量的波动只是在五阶左右,所以沈廉根本就没放在心上。

    蒙恩点点头,不再管爆炸,而是继续专心与地上和树上,没多久,竟然让他找到了一种奇怪的树,那树正在脱皮,退了一半的树皮并不粗糙干燥,反而柔软而略微有些韧性:“好东西!有了它就不用浪费你的纸了,而且看这种手感,或许还能做衣服!”

    “做衣服干什么?”沈廉奇怪的问。

    “我总不能只穿这一身衣服吧?”这么长时间,蒙恩虽然经常趁着洗澡的时候清洗自己的衣服,再有沈廉帮忙弄干,干净倒是干净,可衣服毕竟是衣服,这些日子以来已经被□□得不成样子了。

    “原来你不想只穿这一身衣服?”沈廉好奇。

    “有得换我怎么可能只穿这一身?”

    “不用想树皮装了,这东西扯两块回去当窗帘倒是不错,可是穿在身上就是受罪了。”沈廉右手一抖,一件样式古怪的长袍已经被他拿在了手里,他虽总是朝人迹罕至的地方跑,可也并不是就不会碰到人,所以各种各样的衣服都要备着,免得被当地人看做异类,太过显眼,“今天晚上宿营的时候你可以随便选。”

    “……”如果不是曾经和沈廉近距离接触,蒙恩很想问问沈廉到底是不是女的,不然一个男人怎么会随身携带这么多的衣物?

    拔了两张足够大的树皮,两个人继续前进,不过这次没走多远,沈廉忽然停下了:“刚才打斗的,有一方在朝着我们这里的方向快速前进,而且,朝我们前进的是人。”

    “人?”

    ※※※※※※※※※※※※※※※※※※※※

    爬走~~~~~~好冷啊,t.t为毛说升温一点没升?冻疮又要犯了,泪奔

    喜欢飞升飞错界请大家收藏:飞升飞错界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17su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