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书屋 > 幻想奇缘 > 飞升飞错界 > 章节目录 第三章:确立关系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沈廉并没有背着蒙恩一直跑下去,在远离了黑水晶的车队,也渐渐远离了人烟之后,蒙恩就主动要求自己下来走路。沈廉并没有坚持,虽然以蒙恩的身体状况,他步行的速度绝对无法和沈廉奔跑的速度相比较,但他们并没有明确的目标,没有赶路的需要,无论速度是快是慢,对沈廉来说都没有关系。

    蒙恩不知道他们到了哪里,从站的地方向任何一个方向看去都只能看见高大的乔木,这样的树木如果只有几棵,那么在炎炎的夏日里是人类的福音,可当它们连成一片时却是灾难了。遮天蔽日的树冠不会漏过那么一丝阳光,同样也阻挡了空气的流动,这个密林中闷热而潮湿

    ,他们而脚下的地面则覆盖着不知多少岁月累积的厚厚的落叶,这让脚下并不会有脚踏实地的感觉,而是软软的,并且不时又腐烂的黑水溢出。

    不知名的小虫子在枯叶里乱跑,黑暗的角落里不时有闪亮的光点飘过,可能是发光的昆虫,但更可能是窥伺着猎物的野兽……

    这显然不是一个让人愉快的地方,或许该庆幸蒙恩穿着的并非普通的宫廷礼服,这件形同自我禁锢的特制服装,却恰好在这种环境下保护了他,而衣服上附带的净化以及降温的小形魔法阵,也让他轻松了许多。

    蒙恩一步一步走着,沈廉并没有再和他说治病的话,他也并没有问。他接受了沈廉作为他的同路人,并且对他有一定的好感,但那并不表示他信任沈廉,特别是当这个人既强大又古怪的时候。

    沈廉看着蒙恩缓慢并且摇摇晃晃的前进,显然只是走动就让他很辛苦,可是他却经常停下来,或者几个颜色漂亮的蘑菇,或者是因为造型古怪的甲虫,或者是……

    “啪!”沈廉的手紧紧捏住了一条毒蛇的蛇头,这棵树上缠满了一种火红色的藤蔓,而这条蛇同样火红的蛇就隐藏在藤蔓中,好奇的前国王陛下差点一把抓上去。

    “哦!”蒙恩也吓了一跳,但当确定安全之后,他的好奇心又让他凑了上去,“这是火鳞蛇?它鳞片的花纹果然很美。”

    从魔兽本身的魔核品级划分,火鳞蛇只是二阶的魔兽,它的毒性却让它比大多数四五阶的魔兽更加危险,可又因为它有着火焰状暗纹的美丽皮革,它的价值又直追六阶魔兽,到今天,火鳞蛇已属于稀有魔兽的范围了。

    “你饿了吗?”沈廉看着那条蛇问。

    “你不会告诉我,我们的晚饭就是这条蛇吧?”国王感觉自己的后背开始冒凉气。

    “当然不是。”

    “还好……”

    “除了蛇,还有蘑菇和虫子。”

    “……”

    沈廉敢肯定,如果不是他们在密林里,这位国王一定转身就跑——不怪他太坏心,实在是看着这人的反应太有趣了,这让他不自觉的就想逗逗他,好让他越来越“有趣”~

    沈廉找到了一个树洞,这里应该是某个大型魔兽遗弃的洞穴,在蜘蛛网和枯叶之下还留存着带有牙印的枯骨以及腐烂到一半的动物皮毛。两个人一起动手将洞穴略作清理,之后沈廉很大方的掏出了一张巨大的银白色毛皮,接着毫不怜惜的将毛皮扑在了地上。

    “你在这里睡吧,需要枕头吗?”沈廉指着那皮毛,它的大小正好足够蒙恩一半做褥子一半拉起来做被子。

    “你呢?”

    “我在外边树上睡,我们俩需要有一个人守夜。”

    “对你来说,我完全就是一个只会添麻烦的累赘?你为什么要邀请我?”蒙恩的询问并不是由于自卑或者赌气,作为一个前国王他擅长的并不是怎么在密林中求生,而是政治与军事,或许还要加上阴谋诡计,他并不需要为自己不擅长所有的事情而觉得羞愧。但很可能他明天就要死亡,他不希望在这仅存的真正属于他自己的时间里,还要充满不信任的黑暗。他们或是分开,好让他自己一个人迎接自由的死亡,或是继续作为同伴,他会很庆幸在生命的最后一刻有着一位真心朋友的陪伴……

    “我是一个迷路的人,还应该说是一个无聊的人吧,你很有趣,可以让我打发无聊,所以我希望你能够成为我的同伴。所以你可以放心,我和你在一起,不是因为你的身份地位,而是因为你这个人本身。简单的说,就是让我感兴趣的那个人叫蒙恩·利亚斯,而并不是蒙恩·利亚斯让我感兴趣。”沈廉在家乡看到的一段话很符合他们俩现在的情况,所以很直接的引用了过来,不过,他好像忘记了,这话是用来表白的?!

    而蒙恩听到之后先是僵硬了片刻,不知道为什么,刚才他的脑海中自动浮现了一个骑士和一位公主,然后骑士站在高塔之下,举着玫瑰向公主高喊的正是沈廉说的这段话,不过这上演的到底是悲剧还是喜剧,蒙恩并没有弄清楚。

    “我可以问一下,我到底是什么地方让你觉得有趣吗?”

    “很多。”

    “能……具体的一下吗?”

    “比如,我一会用火鳞蛇、蘑菇和黑甲虫炖汤,我能确定你的反应一定很有趣。”

    “!”蒙恩无力坐倒,现在他肯定了,现在的情况对沈廉来说是喜剧,对他来说则是彻彻底底的悲剧!

    之后行动派的沈廉很快就在树洞外清理除了一小片营地,点上篝火熬了一锅蛇羹。虽然材料很骇人,可是纯白浓汤散发出来的香气却让饥肠辘辘的蒙恩无奈的放弃了自己的坚持。事实证明,蛇羹的味道很不错……

    蘑菇鲜嫩、蛇肉香滑、被沈廉掐头去尾的黑甲虫味道竟然和海虾相似,或许还要更鲜美一些。

    一开始只是捏着鼻子强迫自己充饥的蒙恩,很快喝光了自己的那一碗,刚一转身,第二碗又递了过来:“我还是拿自己的碗吧。”

    蒙恩异常的感动,因为沈廉递过来的是他自己的碗,从蛇羹的温度看,这并不是新盛的,而是冷热适中,正好能够入口的,显然沈廉自己的蛇羹一口没动。因为面具的关系,蒙恩是端着自己的碗转过身揭开面具才喝的,他认为这是因为沈廉对自己的担忧和关心才一直等待。共同使用餐具,这对普通人来说都是一种禁忌,更何况蒙恩有着传染性的绝症?

    “我不会被传染。”

    “这世上没有绝对。”蒙恩摇摇头,“况且你做了很多,我们不需要这样推让。”

    两个人默默相对着吃着晚饭,早就不需进食只想做做样子的沈廉却因为蒙恩的热情而不得不吃掉了大半锅。蒙恩自己其实没吃多少,他的喉咙里同样长满了脓疱,无论食物如何美味,进食这种行为对他来说也是一种酷刑。即使几乎完全是流质的蛇羹也是如此,所以到了八分饱,蒙恩就不再多吃。

    口腔、喉咙乃至整个食道都开始发疼,面具下的蒙恩紧咬着牙,疲累了一天的身体特别是脚掌也开始向他抗议,他这破烂的身体,除了大脑之外都在腐烂,只要稍有动作就会让他痛苦不已。

    “沈,我要去休息了。”蒙恩抬头向沈廉告别,当看到沈廉制作蛇羹的金属盆以及两人的餐具凭空消失时,蒙恩忽然意识到,这么一个把餐具都放在空间道具里,而且厨艺精湛的男人,显然对饮食异常挑剔,那么他的身上一定带着熟食!可是他偏偏要熬蛇羹……虽然那确实美味,不过,也确实有明显恶作剧的味道在里边。

    本来因为病痛而变得阴沉的心情顿时开朗了不少,虽然自己成了被捉弄的对象,可是这仿佛让他回到了无忧无虑的只是与伙伴们嬉笑打闹的童年时光——沈,会恶作剧的可不是只有你一个!

    蒙恩进了山洞就睡着了,沈廉并没有像他说的守在树上,而是先在树洞里洒了些安神或者说催眠的药粉,然后绕着树洞布下了三层法阵,然后朝着一个方向飞速跑去——火鳞蛇的魔核有些像修真界妖兽的内丹,但又不近相同,不过因为这魔核太小也太脆弱,沈廉很难进一步研究。

    而这附近正好有一头高阶魔兽,这也是为什么他们走了这么长时间,只碰上了火鳞蛇这么一种二阶魔兽,其他略微高级点的魔兽都碍于高阶魔兽的威压,远离了这里。

    沈廉放开神念,朝着那个相对来说强大的生命体而去,不过当他越走越近最终确定了那高阶魔兽是什么的时候,沈廉突然改变了杀兽取核的想法……

    ※※※※※※※※※※※※※※※※※※※※

    发烧了t.t所以今天慢了,到现在才码出来,筒子们见谅

    囧,咋会觉得沈廉很纯洁呢?沈筒子很腹黑啊。。。囧囧,他是甲醇的,他那么做其实一直是在逗蒙恩,也就是说他是怎么好玩怎么来的。

    喜欢飞升飞错界请大家收藏:飞升飞错界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17su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