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书屋 > 武侠仙侠 > 一剑长安 > 第1466章 月明风急夜(二)
    一辆马车划过了如同玉盘的月明,如同一幅宁静的画被一笔给破坏了意境。

    当马车才掠过月儿之后,一抹红色接踵而至,同时还传来阵阵嘶吼声。

    若是隔得近一点,便能看清后面这抹红色,乃是一连串的猛兽所组成。

    马车重重的落下,恰好落在了悬崖边上,若是稍微短了一步的距离,恐怕就连这有着妖族血脉,生有双翅的马也得被带入悬崖下。

    这马车刚停下,顿时五道红色的影子便把这马车给围了起来。

    仔细一看,这五道红色的影子生有麋鹿的身子,羊的脑袋,狼的蹄子,脑袋是圆的,尾巴如同龙尾,身子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血红色鳞片,一双眸子也是红得吓人。

    这抹红色的影子,赫然便是血麒麟!

    见得这马车没有退路,这长有双翅的白色骏马也气喘吁吁的趴在了原地,这五道血红色的身影挡在了骏马的前路上,顿时一变,化作了五道穿着红色袍子的人影。

    这五人将这马车堵在了悬崖边上,为首的一人是个眼色阴翳的长者,身后的四个年轻人排成了两排,紧紧的跟在这长者的身后。

    “血麒麟一族,请长安王妃以及圣女去我血麒麟一族中小憩几日!”

    他话音刚落,周围顿时一静,除了风声之外,便只剩下了几人略微有些沉重的呼吸声。

    这马车内没有回应,他们也不敢强行动手。虽然他们无人都是扶月境,可却完全看不透这马车里的情况。

    约莫等了一刻钟,马车内这才传来了一声叹息。

    “哎,血屠还是不重视罗刹鸟一族和我剑狱峰的合作啊,居然之派了五位扶月境来,着实令老夫有些失望。”

    随着话音落下,这五人顿时脸色大变,准备调头就跑。

    &#24378&#29306&#32&#32&#35835&#29306&#12290他们得到消息,只需要看清楚这马车内的人世谁就可以了,能击杀的话尽量击杀,若是无法击杀,那只需要尽量保住性命就行。

    所以,当他们听到这声音之后,可不像九魁龙一族的愣头青一般直愣愣的冲过去,反而调头就跑。虽然这和血屠往日的教导有些不符,可为了活命,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只不过,他们这五位堂堂扶月境,才转身准备要跑,便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给定在了原地!

    “唯我!”

    这候 75z*w.com 章汜。随着这声音落下,马车上下来一小老头,同样穿着红色的袍子,虽然眯着眼笑,但还是挡不住那一脸的横肉。

    他背着双手,走到了这扶月境长者的面前,龇着牙问道:“怎么样,认不认识我?”

    说罢,便拍了拍这长者的肩头,虽然没有完全解除禁锢着他的“唯我”,但好歹这扶月境长者能说话了。

    “剑狱峰的何……”

    他话还没有说完,何老反手一巴掌,这位扶月境长者的脑袋便转了几个圈,随后落在了地上,鲜血在地上画了一条好看的弧线,身子仍旧立在了原地。

    只见这肉身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蠕动,何老没有给这神魂逃跑的机会,手往里面一伸,顿时挖出了一道神魂,随即猛地一捏,如同这秋天熟透了的柿子一般,一捏便果肉四溅。只是,这神魂炸开,是这位扶月境长者的肉身溅开,化为了满地碎肉,站在这肉身面前的何老完全成为了一个血人。

    何老舔了舔嘴唇,双眸如同看向情人一般,看着这血麒麟一族的四位扶月境。

    “有意思,你们四位,想要给怎样的死法?”何老龇着牙,一步步的靠近了这四位扶月境。甚至,他还用他沾满了鲜血的手,轻轻的勾起了四人的下巴。如同风月场所那些风情万种的女子,勾搭客人时一般。甚至,何老的眼神比起那些女子来说,更具风情,也更深情。

    只是,他的这张脸实在是有些难以入目。

    “你说,你们是炸开呢?还是我一刀一刀的把你们身上的肉给片下来。放心,我没修炼之前,学过几年厨子,保证片出来的肉薄如蝉翼。”

    四人无法说话,即便此时能够说话,也说不出什么来。只能通过他们四人的眼中,来看出他们的恐惧和不安。

    “嘶……”何老深吸了一口气,那双沾满了鲜血的手缠在了其中一位扶月境的脖子上,宛如一条冰冷的蛇游到了他的脖颈处。那种柔软又冰冷的感觉,让这位扶月境瞪大了眼睛,心颤个不停。那种酥酥麻麻等待死亡降临的感觉,对他是种莫大的折磨。

    若是他能够控制自己的身体的话,恨不得立马就自杀,也不想守这种折磨。

    在他们看来,此时的何老,就是一个十足十的“变态”!

    何老看着紧紧抿着嘴的几人,想了想便拍了拍他们的肩头,顿时这四位扶月境虽然不能动弹,但却能够说话了。

    制大  制枭。“行了,你们四人有什么想要交待的,可以趁早说。”何老说着,便转身回到了马车上,拿下来了一个包裹,打开这包裹一看,赫然是一套刀具,其中各类小刀都有,在月光下闪着寒芒。

    若是在平日里,他们几人肯定看不起这些刀具,但此时这些看起来毫不起眼的刀具,却给他们带来了恐惧之感。

    不仅如此,何老还从马车上拿下来了一个磨刀石和一袋子水,便就在沾满血迹的地上坐了下来,细细的打磨着这些刀。

    他每打磨好一柄刀,还吹了吹,细细的在月光下端详着它的锋利程度,等到它满足了自己的要求后,何老这才微微一笑,将这刀给收了起来。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后面精彩内容!

    这一共是十八柄刀,等到没一柄刀都磨得锋利了之后,何老手一挥,一位被他控制住的扶月境便来到了跟前。

    何老将这人放了躺平,摸着下巴琢磨了一下,缓缓说道:“要不这样吧?你们显出原形,这样我片起来也要方便些,也能保证肉足够薄。要不然,这份礼物我没脸送出去啊!”

    何老笑了笑,觉得自己这个想法不错。况且,也是为了这肉薄如蝉翼啊,怎么说自己也有那什么劳什子匠人精神吧?

    何老做了决定,便一巴掌拍在了这扶月境的脑袋上,这人顿时觉得一阵天旋地转,随后自己便不由自主的化为了麒麟之身。

    “不错不错,身体变大了,肉也多了。”何老满意的笑了笑,手边直接摸上了这血麒麟的小腹。

    “小腹的肉最为嫩,拿来送人倒也不算丢了面子。”他呢喃了一句,便抓住了这鳞片,随后猛地往下一扯,这血麒麟的红色鳞片活生生的被他给拽了下来。

    看着这鳞片,何老本想直接丢了,但最后转念一想,还是收了起来。

    “没事,虽然差了点,但好歹也能够给小辈打造个啥小玩意。”他自顾说着,仿佛完全没有听到这血麒麟的嚎叫一般,继续扒着这些血麒麟的鳞片。

    等到扒得差不多了,这头血麒麟也活生生的疼晕了过去。

    何老既然说要片肉,自然是不会食言,倒了一点儿水,洗了洗这麒麟身上的血,随后拿起了方才的小刀,开始认真的片起肉来。&#24378&#29306&#32&#32&#35835&#29306

    果真如同他所说,他片的肉薄如蝉翼,甚至能够透过月光。

    “不行啊,刀功下降了,还不够薄。我和你们三个说啊,以前我可厉害了,技术比现在好多了。不过,有你们三个练手,水平应该恢复到以前的七八成吧?”

    何老说着,便继续开始片肉了。

    片好的肉他并不吃,反而是找了一块丝绢,将其小心翼翼的包裹起来。

    遇到片到更好的,他还会把之前片得不怎么好的肉给摘出去,直接给丢了。

    当然,这血麒麟的神魂,也早就被他给灭了。这也算是他能给的最后一点温柔吧,若是让它亲眼看着自己被片成肉片,着实有些残忍。

    “畜生!有本事给我们一个痛快,你这算怎么回事?天理不容,你罪该万死!”

    剩下的三头血麒麟,有一头率先受不了,立马骂道。

    接下来,剩下两头也开始破口大骂,下到何老身体的一根头发,上到何老的祖宗十八代,全都被他们给问候了一遍。

    何老也没管他们,继续自顾自的片这肉,对于他们的这些辱骂,充耳未闻。这候 章汜

    等到何老差不多处理完了这头血麒麟,地上全是碎肉和骨架,不远处放着一点儿片得不错的肉之后,他才伸了一个懒腰,笑着说道:“你们,有没有骂过你们的首领,还是老大?”

    何老说罢,也顾不得手上的鲜血,挠了挠脑袋,接着说道:“其实吧,这肉我是要送给血屠的,他应该是你们老大吧!对了,听说他喜欢吃肉,还喜欢片着吃,我这也算是投其所好了。”

    满脸血污的何老说着,脸上还露出了憨厚的笑容。

    “你们剑狱峰妄称为正道,手段比我们还残忍!畜生!”这三头麒麟实在是找不到什么骂的了,翻来覆去的就这么两句。

    “正道,对于人族来说我可以成为正道。我们人族也有不少善良之人,但记住,善良不是软弱。我是人族中的魔道,要比起残忍,我虽然奉陪!”

    何老看了他们一眼,冷笑道。

    这血麒麟一族,最喜欢欺负人族,也是最喜欢吃人族的。虽然羽人族最看不起人族,可他看不起归看不起,他却不会吃人肉。至于九魁龙一族,也是如此;唯独这血麒麟一族,不知道是不是血屠带起来的潮流,他们的族人几乎都吃过血肉。

    何老此举,便是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他不管这三头血麒麟怎么骂,就这么坐了下来,一刀接着一刀的将他们的血肉给剃下来。

    这不是一个轻松的活儿,一直等到到天亮,他这才留下了用丝绢包好的一小包薄如蝉翼的肉,还找来了一块木头,沾上麒麟一族的鲜血,写了一行字,放在原地之后这才牵着马离开了。

    在他离开很久之后,一直在周围看着他的血麒麟一族的修士这才敢靠近这悬崖。

    这修士看到地上的肉,差点吐了出来,看着自己同伴的骨架,含泪将其掩埋,随后看了看那插在地上的木板和放好的那包肉,想了又想,还是决定把这东西送给血屠。

    ……

    这一天,没什么情况,九刹和血屠仍旧跟在了身后。

    马车依旧很慢,只不过今日比起昨日来说要快了不少,走了几百里。

    这马车还是如同之前一样,吃喝拉撒都在里面,里面的人压根没露面。哪怕九刹排了不少族人出动,去打探消息了,但却一无所获。

    他们装扮成送吃食的小厮,但这食物压根不需要他们送;他们还打扮成了什么马夫,想要给马喂草,但都被拒绝了。

    甚至,他们还打扮成被马车撞了受伤的百姓,直接躺在了路中央。可每一次,都被那马夫给轻松解决了。

    他们完全没有机会看一眼那帘子之后到底是谁,别说看一眼了,就算是靠近马车都做不到。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后面更精彩!制大  制枭(记住本站网址:www.17su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