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书屋 > 幻想奇缘 > 男配不当垫脚石(快穿) > 豪门贵公子21
    如果不是亲身经历过,杜云心绝想不到,那个曾经深爱的男人可以对她那样狠。

    公司的这次倒闭,他们不但赔光了所有的钱,还背上了数百万的外债,而不知道贺子默是怎么操作的,这些债务全部落到了她一个人头上。

    起诉离婚之后,他便带着贺母火速地离开了这个城市,从此杳无音讯,独留她一个人面对凶恶的债主。

    杜云心那时候泪水早就流干了,甚至一度想过去死,最终却因为缺了一点勇气苟活了下来。

    原本以她的高学历和在大公司任职的经历,想在j市找一份月薪过万的工作并不难,可是这点钱还了欠债的利息之后连房租都交不上。

    她不得不放弃了正规的职业,辗转沦落到夜场上班,从事她以前最看不起的pr行业。

    足足用了十五年,她才终于还清了那些债务,而这个时候的她已经是人老珠黄、一身病痛,再也吃不了那碗饭了。

    可是债虽然还清了,她的银行卡也空空如也,为了生活不得不找份工作维持生计,但多年没有进职场,想再找高薪的工作已经不可能。

    她也只能拖着疲惫的身体,做着体力工作,拿着微薄的收入勉强糊口。

    如今看见曾经认识的人风光无限,而心高气傲的自己却沦落到这种地步,杜云心回望这一生,真不知道年轻的时候到底图的是什么?

    为了一个薄情寡义的男人,放弃和伤害真正爱自己的人,还赔上自己所有的前途,真的值得吗?

    路上的行人突然看见一个大妈当街捂着嘴失声痛哭,不由停下脚步围着她指指点点,小声地猜测着她背后的故事。

    ***

    阳焱在送走了安详离世的父母之后,又在这个世界逗留了十年,将外甥女培养得能独当一面,并把慕氏企业平稳地交到她手中,这才于一个夜晚静静地离开。

    再次出现的时候,他已经来到了一个黑暗的空间,一个拇指那么大的小光团漂浮在他对面。

    “恭喜宿主完成第一个任务,”光团身上的光亮轻微闪烁,发出了童稚的声音,“委托人很满意你的服务,给你打了五星好评喔!”

    “嗯,”阳焱的面容在这个空间,又恢复成二十几岁的模样,有些好奇地问道,“他现在什么情况?”

    “委托人完成心愿,已经去投胎了喔!”光团在空中跳运了两下。

    阳焱点了点头:“现在要做什么?还有新的委托人吗?”

    “有的喔!宿主这么急迫,是已经爱上做任务了吗?”光团大约是转了一个圈圈,不过因为它前后左右都一样,所以看不出来。

    阳焱:“……”

    “你想多了,我只是随口问问。”

    “好叭——”光团是个开朗的团子,虽然宿主的态度很冷淡,但却没有打消它的热情。

    它蹦蹦跳跳地来到他的头顶,五颗小小的光点从它身体里分离出来,然后飘到了他的额间。

    “宿主,这是你这次任务的奖励!”

    小光点们瞬间融入了阳焱体内,那一刻他似乎感觉到自己的思维清晰了一点,很细微的一点,少到让他怀疑是否是错觉。

    可还没等他琢磨透,光团已经发出耀眼的光芒,同时童稚的声音传来:“进入新的小世界。”

    算了,下次再问问吧。

    阳焱放松地闭上眼睛,短暂的失重感过后,他已经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

    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摊开的白纸,他的手中提着一支毛笔,因为身体在一瞬间换了灵魂,笔在空中顿住,一大滴墨汁从饱满的笔尖落下,在纸上染出一团抹不去的痕迹。

    “殿下?”身边的侍女小心翼翼地唤了一声。

    阳焱回过神,将毛笔放回笔架上,道:“你先下去。”

    “是。”侍女虽然奇怪,但也不敢多问,福了福身便悄无声息地退了出去。

    等屋内无人之后,阳焱放松身体靠在椅子上,手拄在脸侧做闭目养神状,实际是在查看原主的记忆。

    这一次的委托人名叫韶阳焱,是这大临朝的太子。

    他自幼聪慧好学,长成后文武双全,不仅熟读经史,还十分擅长骑射,且行事仁善,很得国民爱戴。

    如今的正瑞帝韶文昊正值壮年,对这个刚长成的太子还没有生起忌惮之心,父子两人的关系很好,因此他的地位十分稳固。

    但这样一个堪称完美的皇朝继承人,最后却落得个万箭穿心、死于非命的下场,全是因为错信了一个女人。

    此人名叫容音华,是太子母族的嫡亲表妹,皇后有意让两人结亲,是以自她年少时便常常派人接她进宫小住,他们可以称得上是青梅竹马。

    韶阳焱打小是知道母后的心思的,他也挺喜欢这个小表妹,因此对这件事并不抗拒,一直拿她当未来妻子看待,关心爱护有加。

    可是四年前在他十八岁的时候,皇后提起亲事,容音华却不愿意了,她找到太子声称自己心里一直把他当作哥哥,不想做他的妻子。

    韶阳焱虽然有些受打击,但他本性良善,不忍叫她为难,主动向母后表明不愿娶她,为此母子两人还差点生了嫌隙。

    不过皇后到底是重视儿子甚过母族,见他实在不乐意,也不想去逼他,最后便为他另外选了一门亲事。

    容音华对此很是感激,在他婚后仍然频频登门,对他仍像以前一样亲近,仿佛真的是把他当成了兄长一般。

    韶阳焱要说对她有多少男女之情吧,那还真没有,只不过是从小就将她当成妻子看待,有些习惯了。

    不过他另娶的那位太子妃,无论容貌还是性情都很合他心意,而且虽说被拒婚有些伤男人的颜面,但这事只有他们两人知道,他为人豁达,别扭了一阵子也就放下了。

    两人的关系很快就恢复到了往日的容洽,他甚至还在心里盘算着找个机会求父皇给她赐个封位,好让她以后的亲事顺利些。

    容家是太子的母族,天然就和韶阳焱有着斩不断的利益关系,所以他十分信任容氏族人,当然也不会防备这个嫡亲的小表妹。

    不料却正是这份信任,最后将他推进了鬼门关。

    四年后,正值壮年的正瑞帝突发重病,并且来势汹汹、直接令他陷入昏迷,太医诊治了两天都没有找出病症。

    韶阳焱既要按抚朝臣处理国事,又要在父皇床前侍疾,一时间忙得晕头转向。

    就在此时,容音华突然派人传信给他,说是发现了极大的阴谋,约他到宫外一见。

    韶阳焱犹豫再三,鉴于她平日里不是那等会胡闹的人,终于还是决定赴约。

    结果这一去,迎接他的却是设好的陷阱,所有的忠心侍卫连同他一起,都死在了敌人的箭雨之下。

    在身体倒地之前的最后一眼,他看到他真的当成了妹妹来爱护的女人,竟然依偎在一个男人的怀里,看他的眼神冰冷得没有一丝感情。

    韶阳焱到死都没弄明白,为什么身为他的嫡亲表妹,容音华会背叛他?

    他已经是太子,这个世上除了父皇之外,谁还能给容家更多的利益?

    直到他死了之后,脑中突然出现了一部话本,才明白过来,原来自己只是书里的配角,生来就是要给主角做陪衬的。

    而这部话本的女主角正是容音华,她其实是一个活了两世的人。

    前世的时候她在母后想为他们赐婚的时候并没有拒绝,而是高高兴兴地做了太子妃。

    之后如现在发生的事情一样,父皇突发疾病,太医们束手无策,没过几天就不治而亡。

    他在众臣的拥护之下准备登基,不料二皇弟突然带着大军杀入皇宫,他和其他皇弟全在这一役中身亡,容家男的斩首,女的被罚为官奴。

    容音华身为太子妃也没有被放过,她从高高在上的贵女,一下子沦落成宫里最卑贱的婢女,在浣衣局里日复一日地浆洗衣物。

    而宫里的一个小宫女却恰恰与她的命运相反,因为在新皇年少时偷偷帮助他,幸运地飞上枝头做凤凰,成了他的皇后。

    容音华在辛苦地劳作中常常听到传闻,说新皇如何如何宠爱皇后,不但将天下最好的东西奉到她面前,甚至还罢黜了后宫只宠爱她一人。

    容音华心里又妒又恨,嫉妒一个低剑的小宫女竟然会有那么好的命,得到这样天大的殊荣。

    恨自己有眼无珠,当年看错了太子才会嫁给他这么一个无用之人,若是她早知道二皇子会有这么大的能耐,当初嫁的是他,那么现在被捧在手心里宠着的就是她了,怎么会落到如此的下场?

    十几年后,容音华就在这长年累月的辛苦劳作之下,怀着满心的悔恨在了一个寒冷的冬夜闭上了眼睛。

    再次醒来的时候,她已经躺在软软的床上,盖着暧和的被子,一时还以为自己是在做梦,但她很快就发现自己重生了,重生到才八岁、还没有嫁给太子的时候。

    喜欢男配不当垫脚石(快穿)请大家收藏:()男配不当垫脚石(快穿)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17su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