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书屋 > 鬼怪灵异 > 被迫成名的小说家 > 认罪
    季风一瞧罗俊的表情,就知道八-九不离十了。这小子知道伪装现场,可心理承受能力太差,一被戳穿就露了马脚。

    不过也证明简静比他想的还要出色,居然完全没让对方起疑。

    “为什么?”罗俊的声音比平时尖许多,“你这是什么意思?”

    简静已经有了信心,镇定道:“鞋子里应该藏着垃圾袋吧?我想看一下。”

    罗俊面色铁青:“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同学,我们开着记录仪,你要是前后言行不一,都会被记录下来。”季风平静道,“劝你一句,有自首情节的可以从轻处罚,你还年轻。”

    罗俊仿佛被人迎面揍了拳,踉跄地后退半步,靠在课桌旁,牙齿咯咯作响,双手握拳,不知道在想什么。

    简静乘胜追击:“四楼的女厕所不是第一现场,你以为你能瞒天过海吗?法医只要检查一下就知道致命伤在哪里。”

    “你早就怀疑我了?”罗俊抬头,不可置信地看着她,“你说你怀疑的是胡。”

    “我骗你的。”简静面无表情地说,“万一你连我一起杀怎么办?”

    骗罗俊下楼是为了试探他,也是为了稳住他,当她透露自己怀疑胡社长时,罗俊肯定松了口气,这才不知不觉带她走了花园后面的路。

    简而言之,都是套路。

    “原来我就是个傻子。”罗俊搓搓脸,再看看身边来来去去的警察,终于支撑不住,颓丧道,“警官,我认罪,唐雨然是我杀的。”

    他交代了杀害唐雨然的过程,与简静猜想的一般无二。

    一周前,他签下了一个广告拍摄的合约,一个经纪人觉得他很有潜力,考虑是否要签下他。

    罗俊很想出道,哪怕对方只是个小公司的小经纪人,他也想努力一把,与对方深入交流后,终于得到了一份意向合同。

    合同里,对方要求他必须保持“单身”,以免走红后出现意外情况。

    罗俊便和唐雨然提了分手。

    唐雨然不同意。她觉得罗俊不可理喻,还没出道就想走红后,就和上小学考虑选清华还是北大一样,纯属想太多。

    但她也理解男朋友的心态,和他说不如考虑拍推理社的电影,她会想办法让他在网上拥有一定的知名度——这才有了后面的“片中片”计划。

    然而,罗俊并不相信女朋友的能耐,只是怕她捣乱,没有马上拒绝出演。

    唐雨然以为尚有希望,打算用行动证明自己,今晚布置好现场后,把罗俊叫到楼下的小花园,对他说明整个计划。

    罗俊却完全不感兴趣,认为唐雨然赖上了他,企图阻碍自己的星途。

    “不要再纠缠我了!”他厌恶地说,“我们已经分手了!”

    “你相信我,我能帮到你,为这种事分手也太可笑了。”唐雨然竭力挽回,“难道我们的感情比不上一个虚无缥缈的未来吗?”

    是的,比不上。

    罗俊渴望的是光芒万丈的舞台中心,是粉丝们狂热爱慕的尖叫,是金钱、名声和地位,不是某一个女孩的感情。

    他相信自己值得更好的未来。

    “离我远点。”他狠狠推开女孩,就好像推开拦在路上的绊脚石,不留余力。

    唐雨然猝不及防跌倒,脑袋磕在一块尖锐的石头上,香消玉殒。

    罗俊吓蒙了,既有失手杀人的害怕,又担心事情败露后,自己不能再签约出道成为明星。

    他决定把事情瞒下来。

    尸体留在花园可能会被王、胡二人发现,他便抄花园后面的小路,把尸体藏在了二楼的女厕所里。

    四楼就有女厕,简静和左馨都不太可能跑下楼来,暂时安全。

    回到教室后,他发现胡社长的背包里有把刀,于是起了栽赃嫁祸的念头,趁众人不注意偷偷藏到自己衣服里。

    等到胡社长叫他去化妆,快速下楼,预备在二楼女厕伪装出一个杀人现场。

    可他没想到,人死后流血很少,无法达成预计效果,情急之下,他记起唐雨然的计划,把人背到四楼女厕,假装案发现场。

    最后,他将凶器丢到三楼男厕的垃圾桶下面,而沾染少许血液的垃圾袋,怕丢进厕所冲不走,干脆藏到了鞋底。

    整个过程并不能说严密,但运气很好,左馨在四楼打电话,胡社长、邓道具和简静在教室,王摄像在楼下转悠拍雨景,全程没遇到人。

    他信心爆棚,以为已经瞒天过海,尤其当简静说她怀疑胡社长时,心里止不住地洋洋得意,暗道:什么天才小说家,不是照样被我骗得团团转?

    谁想不到半个小时,他就被当面戳穿,无所遁形。

    这一刻的狼狈,让他的心理防线彻底崩溃。

    “都是她,如果不是她纠缠我,我也不会……”罗俊犹且争辩。

    左馨出离愤怒:“你提的分手,骗我们她提的,还造谣她出轨?有病吧?你当你自己是谁啊?就你还想出道?我呸!”

    简静也是大开眼界,人渣常见,渣成这样的还是少数。

    但她已经没有精力吵架了,直接拿起旁边剩下的可乐,抬手,把里面的碳酸饮料通通倒在罗俊的头上:“垃圾。”

    罗俊的脸色青一阵白一阵,无比难看。

    季风给警员们使个眼色:“把人带回去吧,核实一下他的口供。哎,今天运气不错,能早点收工了。”

    简静下意识地瞥了眼手表:“凌晨1点,算早吗?”

    “早啊,我还有时间吃个夜宵。”季风心情极好,居然和她开玩笑,“要不要我请你吃?警局特供方便面,顺便把笔录做了。”

    简静:“……”

    “改天。”她并不想去。

    季风倒也没说什么,按部就班地开始工作。虽然嫌疑人已经认罪,但该调查的还是要调查。

    罗俊带警察去第一现场指认,其他人各回各家,只要后续配合调查就行。

    但分开的时候,王摄像突然提出个难题:“唐雨然死了,罗俊是凶手,那我们的电影怎么办?”

    众人的心情登时复杂。

    唐雨然为罗俊安排了一出“片中片”,想给男友制造热度,可谁能想到,她的死亡和他的谋杀,远比计划更耸人听闻。

    艺术来源于生活,生活永远比艺术荒诞。

    *

    两天后,简静从季风那里得知,唐雨然的死结案了。

    这桩谋杀案在学校里引起了不小的轰动,网上帖子飘满,校方出于种种顾虑,要求解散推理社。

    大家沉默地接受了,拍电影的计划也彻底泡汤。

    邓道具和胡社长清理账目,退掉的各种押金、租金合起来大概有一万多,加上之前打算用来发行的一万多,三万的经费基本全都还给了简静。

    简静收下,说请大家吃饭,被胡社长拒绝了。

    “你的钱打了水漂,也没拍出个东西来,哪好意思再让你请,我请吧。”他在学校附近的轰趴馆定了个包厢,当做社团的散伙饭。

    当天,来的人寥寥无几,大家兴致也不高。

    想想也是,喜欢推理作品是一回事,亲眼目睹同学的死又是另一回事,短短几天功夫,怎么消化得了?

    左馨拉着简静说话。一起怼过渣男后,友谊突然萌生,开始女孩子们聊天必备的环节——八卦。

    “知道王浩为什么看你不顺眼吗?”她神秘地问。

    简静的确好奇:“为什么?”

    “去年推理社招新,他和你搭讪,夸你书写得好,你们聊了会儿,他还问你要了签名。等到下个礼拜社团活动,他和你打招呼,你却问他是谁。”左馨摊手,真相就是如此简单。

    简静:“……”就这?

    左馨用眼神告诉她,就这。

    “经常会有人来找我签名。”简静回忆往事,“大家说的话都差不多,我很喜欢你的作品,写得特别好……讲得多了,根本记不住谁是谁。”

    准确地说,不是不记得粉丝的行为,而是记不住具体的人。假如王浩认为她是故意羞辱,只能说想太多了。

    左馨露出恍然之色:“原来如此,你平时那么高冷,我还以为……”她没好意思说下去,转而道,“不过,唐雨然和你不熟,你却那么辛苦帮她找到凶手,我就知道你其实外冷内热,挺有正义感的。”

    简静顿住。

    讲真,有人无辜惨死,她当然希望凶手被绳之于法,但如果没有系统要求,她应该不会亲自调查。破案是警察的事,普通人不必掺和其中,一来不专业,二来也太危险。

    可左馨的这番话,令她心里起了别样的滋味。

    “只是凑巧。”她解释,“罗俊冲动杀人,留下不少证据,我是运气好才猜到他是凶手。”

    “哎呀,已经很厉害了。”左馨自嘲地说,“我也看了不少推理剧,结果连是不是第一现场都没看出来,逊毙了。”

    简静无意炫耀捡来的知识,笑笑带过:“凶手抓住就好。”

    “希望所有的案子都能抓到凶手。”左馨感慨,“我之前听过一个说法,案子拖得越久,破获的概率就越低。可现在犯罪率那么高……”

    简静一怔,陡然沉默。

    险些忘记了,这并不是原来的世界,以前,有些人一辈子都未必目睹过一次凶杀案,但她来这个世界不到半个月,已经经历过两次案件。

    “不说这个。”左馨振作起来,调侃她,“你写推理小说,又会破案,说不定以后能成为小说家侦探呢。”

    简静:( ̄_ ̄|||)

    她改名叫工藤静静子吗?

    腹诽中,一种隐蔽的、全新的感觉徐徐蔓延到胸腔里,如同严严寒冬喝了一杯热咖啡,温热舒适的精神气荡开。

    破案虽然是被迫营业,但奇迹般的……不赖。

    ※※※※※※※※※※※※※※※※※※※※

    没有猜中的读者不要灰心,这次没中,下次继续[doge]

    内啥,关爱新文,请多留言哦tut

    喜欢被迫成名的小说家请大家收藏:()被迫成名的小说家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17suu.com)